全小说 > 命运逆转之夜无弹窗全文阅读 > 命运逆转之夜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四十八章 黑暗之涡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狩猎骑士背起身负重伤的少年,在亚瑟王为他开辟的道路上奔跑。
  亚瑟下令要他带回伊莉雅,但他真正的目标其实是在关键时刻救回卫宫士郎。
  数十年狩猎生涯练就的最强隐蔽能力,帮助他一直守在卫宫士郎身边,即使卫宫士郎张开了固有结界,他也凭着在伊莉雅身上留下的感应符文时刻关注着战斗的发展。
  必要的时候,他甚至可以强行破开结界救下少年,作为对魔力感应超乎常人的陷阱专家,当结界在战斗中出现破绽时,他有许多方法可以加速结界的破碎。
  但他没有想到卫宫士郎能做到如此程度。
  凭着固有结界解除了最麻烦的诅咒“伤害返还”,再打倒拥有能复制敌人任何技能与武器的Avenger。精彩绝伦的战斗让这名圆桌骑士差点忘记了自己的任务。
  还好,他依然在最关键的时刻完成了目标。
  亚瑟王应该不会怪我出手太晚吧?
  忐忑不安间,他来到了亚瑟王面前。
  在渐渐消散的光辉之径的尽头,森林中骑士王与蓝色持剑少女的战争不知何时已经停歇,身为王的少女与身为骑士的少女在静谧的树荫下等待着她们关注的同一个人的消息。
  身背黑色轻甲的山地人骑士来到亚瑟王面前,小心翼翼地将少年放下,蓝色少女莉雅一把将少年抢着抱过来,丝毫没有顾忌原本还是敌人的亚瑟王。
  狩猎骑士帕西维尔迷惑地望这名熟悉而又陌生的少女,见亚瑟王没有在意,方才说道。
  “这小子现在还在昏迷,体内的黑暗魔力还需要请亚瑟王驱逐,其他应该没什么事。”
  身体与魔力上的伤害我已经查明,但这小子在接近根源的战斗中,灵魂上的伤害可不在我的诊断范围内。
  帕西维尔恭敬地低着头,小心地关注着亚瑟王的表情。
  但心神却不由自主地落在另一名蓝色少女身上。这名与他的亚瑟王敌对,却有许多方面相似的持剑少女。
  毫无疑问我的王就在面前,但另一个人我为什么也这么熟悉呢?
  Caliburn,天命王道之剑决定了持剑者为王的身份,自然否定了其他人不再为王。
  所以在帕西维尔面前,阿尔托莉雅只是一名持剑的少女,她作为王的身份已不存在。
  但多年并肩而战的记忆仍然让这名山地人深刻地记得眼前的少女。
  ——只是,记忆里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少女的确切身份。
  “士郎,你怎么会这样?”
  蓝色的少女紧张地抱着她的master,仔细地检查少年的伤口,最后不得不在身边持剑的敌人示意下,任由对方将黄金圣剑的剑刃贴在少年的额头,本来互不相容的敌我双方,共同为一名少年的生死而努力。
  直到看着黑色的液体从士郎的身体里渗透出来,又变成黑色的雾气消散,莉雅终于克制不住她的情绪。
  “这就是你的保护吗?连累士郎差点牺牲?”
  少女紧紧地抱着昏迷的master,好像在害怕下一刻这少年就会无声息的消失,她强忍着心中的愤恨,紧咬银牙的模样让旁边的帕西维尔不由得叹息。
  但亚瑟王只是用安稳的声音说道。
  “这是为了战争的胜利。”
  所以你就能决定牺牲士郎?
  莉雅苍白的脸由于痛苦而扭曲。
  在她与眼前这名王之间,存在着无需声明的事实:当两人易地而处的时候,莉雅不敢说她不会作出同样的选择。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牺牲,放弃了诸多性命,只求达到那个目标。
  “但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我们不是早就决定了为目标牺牲一切吗?为了家乡的和平,为了战争的胜利,人们一个个的牺牲,身边的战友一个个离开,如果我们就此迟疑,那么之前牺牲的人们是否还有意义?”
  即使是公正不为外物动摇的亚瑟王,沉稳的声音依然带着悲伤的色彩,帕西维尔沉默地别过头,藏起他的表情。
  “而现在,下一场牺牲又出现在我们面前——”
  带着绝不动摇的意志,亚瑟王最后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士郎,然后转身面向帕西维尔来的方向。
  之前避开的光辉之径早已消失,太阳下的森林被涌动的黑色阴影覆盖,在场的每一个灵魂都注意到某种不可碰触的、可怕的存在在运动。
  对方移动的方向,就是冬木市。
  ~~~~~~~世~~界~~需~~要~~分~~割~~线~~~~~~~
  这是出现在白天的灾难。
  黑暗的阴影第一次冲破白天的束缚,肆无忌惮地流淌在阳光之下。
  出于生命的本能,黑暗的恐惧。这座繁华的都市中,人们在无意识中放慢脚步,迟疑地四处张望,寻找自己也不知道的心惧存在。
  而不幸正处在森林旁或森林中,趁着阳光正好在冬日森林露营的人们、为了娱乐踏青的人们、为了生计在森林里奔波的人们,只有瞠目结舌地看着森林突然间暗了下来,接着黑影变成实体将自己笼罩,意识随之在无法理解的痛苦中变成虚无。
  或者,能坚持久一点的灵魂还能听到某个呼唤。
  ——不够不够不够完全不够。
  ——完全不合格的祭品,无法容纳完整的自己。
  于是伴随着进食的动作诞生了更深的饥渴,要将这世界也吞下去的冲动,瞬间将接触到的一切生命消化殆尽。
  偶尔,也有正好幸运了那么一点的人,某个还未进入森林的少年,茫然地张着嘴看着活过来变成食人的黑暗之蛇的森林。
  就在黑影在他面前高高立起的时候,有红色的光从身边掠过,划开视野,义无反顾地冲进森林。
  “……开……”
  随着风中传来的某个短音,森之阴影被红色光芒劈开,少年注意到阴影中还存在着其他的存在,即使身处无尽黑暗,也要竭力绽放光芒的存在。
  有那么一刻,意识恢复运转的少年,无比地痛恨自己,痛恨自己未能保护好而近视的双眼,如此心潮澎湃的景象出现在面前,他却什么也无法看清。
  在他的眼里,只能看到当黑暗再次向他扑来时,伴随着某个清亮的声音响起,一道光点如黑暗宇宙的恒星大放光芒。
  “黑暗以此为尽头!给我停下来!”
  光之壁垒就在少年的眼前升起,黑暗咆哮着扑击在壁垒上,然后无奈地停下来,少年回忆着刚才似乎从他的心底响起的声音,身体不自觉地放松跪坐倒地,不知不觉中已经泪流满面。
  忽然间,少年意识到,眼前的这一切,也许就是他一生中距离奇迹最近的时刻。
  在无知少年无法看到的位置,如天上星辰飞逝的白色战马在黑暗中疾驰,圣白的王者高举圣剑划开界限,将奔腾的黑暗之潮阻拦在她划定的空间内。
  太阳骑士高文的挥动轮转胜利之剑,如太阳一般绽放着耀眼的光芒,再度驰骋于骑士王座下的太阳骑士,紧咬着牙忍受着连身体也要焚烧起来的痛苦,只有这热烈的光芒才能让他感觉自己身负的重罪得到了些许惩罚。
  圣洁骑士加拉哈德,唯一从数代圆桌骑士的恩怨纠缠中解脱的骑士,将自身一切贯彻于骑士道的少年,举起盾牌犹如片翼的天使,护卫着亚瑟王穿梭于英灵都无法立足的黑暗之涡。
  是的,这名为此世之恶的黑暗,是英灵无法靠近的存在,没有肉身的英灵,即使只沾染了一丝,也足以让任何英灵失去自我。
  但在人才济济的圆桌骑士中,确实存在能以己身之力穿梭于此世之恶中。
  圣洁的加拉哈德,如天使转生的圣洁灵魂,不但能在黑暗保护自己,甚至还能保护亚瑟王不受恶的侵害。
  太阳骑士高文,将自身的一切寄托于剑,所有的罪恶与痛苦全部变成太阳的燃料,他被污染得更深,太阳的光辉便更加热烈。
  而其他的骑士则在化作星光围绕在三名圆桌骑士的周围,用自身的光芒施加胜利的祝福。
  但是,亚瑟王与她的骑士一次又一次在黑暗中穿梭,圣剑的界限阻止了黑暗的蔓延,挥霍的魔力净化被污染的世界,她们却一直无法找到胜利的契机。
  也许是吞噬了太多现世生命的缘故,即使在亚瑟王命令下Lancer破坏了Avenger的凭依物,Avenger却化身为黑暗污泥在这个世界蔓延,更因为Avenger的主体已经消失,亚瑟王只能对黑暗施以净化,以最低效的方式积累胜利的因素。
  直到,另一个队伍的到达。
  远坂凛从Archer的怀中跳下来后,少女目光冷峻地看着眼前这片在圆桌骑士的净化中沸腾的黑暗之涡。
  “Archer给我准备好,这是我们唯一战胜Avenger的机会。”
  被抛在另一边的紫色少女猛地抬起头,发现自己的爱人有性命之危,娇小软弱的少女眼中燃烧起前所未有的可怕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