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超级恐怖系统无弹窗全文阅读 > 超级恐怖系统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三章 杀人机器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  赵飞没有死心,坚信自己一定能得到一些蛛丝马迹来解释心中的疑问,甚至帮自己揭开恐怖系统的面纱!
  恐怖系统是一个残酷的存在,自从被降临的那一刻起,赵飞害怕了,当时他只是觉得自己要努力存活下去,争取做完十二次任务!
  但在看到了太多鲜血和自己的朋友一个个的离开自己之后,赵飞转而悲愤: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系统存在!?
  尤其是在听到从来就没有人通过恐怖系统的能存活下来的时候,赵飞给它下了一个定义:杀人机器!
  也就是在那时候,赵飞心中有了一个萌芽,那就是揭开这个神秘系统的面纱,不再让自己和朋友受到伤害!
  但是,这样做何其困难?从来没有一个主力这样想过,他们都是逆来顺受,认认真真的完成生死任务,认认真真的成了系统的羔羊!
  即使赵飞也在受恐怖系统的蹂躏,但他内心十分坚定。
  ……
  来到了正在办丧礼的李姓老人家,赵飞觉得这次恐怕又是竹篮打水了。
  但是他和村民交涉的结果让他大喜所望。
  因为老人是孤身一人,他去世后丧礼是由当地村民自发举办的,赵飞大体上说明了一下来意,是想找二十年前的人的时候,村民们也就把老人生前的遗物给了赵飞。
  这些遗物用一个纸箱子装着,赵飞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搞回家。
  虽说把死人的遗物带回家非常不吉利,赵飞也不管了,先解开他心里的那个秘密要紧。
  打开纸箱子,里面都是一些杂物,有老人的烟斗,象棋和老人生前喜欢看的书籍等等。
  赵飞希望能从门卫这里找到有价值的东西,因为除了这个人,其他的原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都已经找寻不上了,更不用说是他们的工作纪录。
  想要找寻一个在二十年前就死了的人的踪迹,是何其难!
  赵飞找了好长时间,都没有找到一点儿有用的信息。
  就在赵飞想要放弃的时候,他在箱子最底部,发现了一本泛黄的本子。
  他心中一惊,立马抓起来捧在手里翻阅起来,赵飞越往后翻,眼睛瞪的越大。
  这是老人生前写的日记!
  老人的字迹工整,非常的漂亮,赵飞读着读着就感觉被日记拽到了当时的场景当中。
  “……1989年4月14日,天气晴,今天天气异常的燥热,根本不像是春天该有的温度,气温快要达到二十度了吧!窗台上的迎春花也快被晒蔫了,正在给他们浇水的时候,院里的车突然急急忙忙的开了出去,看样子是个急差事,没有十分钟,车又开回来了,我也急忙的给他们开门,开门后,我刚想要和司机老刘交谈几句,没想到一张胡子拉碴的脸贴在了车窗上,把我吓了一跳,匆匆的跟老刘打了声招呼,他们就走了……”
  这本日记断断续续的记载了老人在精神病院工作了十年的经历,本子上写的密密麻麻,赵飞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生怕漏掉什么信息,他希望能从日记中发现卞宁父亲的踪迹,即使这种希望非常非常小,但这是目前最有希望的办法了。
  其中有那么几个月的几篇日记,勾起了赵飞的注意。
  “1989年5月,天突然下起了暴雨,淋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所有的病人和护士都在院子里做康复晒太阳呢,现在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和老刘匆匆的把那盘残局转移到了屋子里,却听得外面一阵嚎叫,我隔着窗户看向病房那边,有两三个医生冒着大雨正在拖拉着一个病人进屋,很是吃力,老刘告诉我,这就是那天他们去拉的一个病人,听说还是个副警察局长嘞……”
  警察!!!
  赵飞找到了关键的字眼,突然一窒,提心吊胆的看了下去。
  “1989年5月30日,我正在给门卫室后面的韭菜圃除草,抬头看见了那个老刘说的警察,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看着天空喃喃自语,唉,好好的人,怎么变成这样子?本来想过去瞧瞧他,但又想到,在这医院里的人有几个能会说话的呢,也就叹了口气,继续除草了……”
  “1989年6月15日,天气晴朗,轮到我值班了,我便拿着木棍围着院子转了一圈,就是担心有病人翻墙外出,果然,让我逮住了那个刚刚进来接受治疗的警察,我把他从墙上拉下来,他精神看上去很恍惚,我从他眼中看到了害怕和求饶,他嘴里还嘟囔着世界末日了,恶魔之子降临之类的话,我看他这样的可怜,也没教训他,便把他送到了他的医生那里。”
  “1989年7月8日,我又在韭菜圃旁边看到了那个警察,他已经在那里坐了一个月了,每天就像是上班一样,有的时候,坐在那里就是一整天。我非常好奇,想要靠过去看看他在看什么,坐在他旁边我还没说话,他就先说话了,问我知不知道‘恐怖系统‘,我摇头,当然不知,他也就没说话了,看着他的眼睛,就好像是一个正常人……”
  当看到恐怖系统四个字的时候,赵飞差点就欢呼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好像离着真相又近了一步!
  “1989年8月24日,就在前一天,我看到了那个警察,坐在韭菜圃旁边,无精打采的对我说,他要死了。我当时感到很诧异,他为什么要这样说。我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却只重复说‘他要来带走我了‘,就这样说了一个上午。今天下午的时候,我没有再看到他,听他的医生说,昨天晚上他突然发了疯似的撞墙,一直把自己撞死了…”
  他要来带走我了?
  赵飞不理解这个‘他‘是谁!
  恐怖系统吗?
  不可能是恐怖系统,如果是的话,卞宁甚至卞宁的母亲等等,这些人不会记得卞宁父亲,那么,这个‘他‘是谁?在卞宁父亲死的那一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飞再往后翻日记的时候,中间竟然缺了几页。
  赵飞翻了翻箱子中,并没有发现那几页日记本的纸张。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这几页纸,被人撕掉了。”赵飞看着那有些新的缺口心里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