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千年军国无弹窗全文阅读 > 千年军国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五节 告别与交易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其实人们在忙碌的时候,总是会感觉时间过得很快,老罗带着队伍在安卡拉停留了十天时间,除了第一天夜晚的战斗算是大事,其他的就是琐碎得不能再琐碎的小事了。
  新收留的哥舒烈被派给了阿尔克锤炼,顺便兼职向导职务,至于他的儿子和几个哥舒部子弟则被指给了崔十八郎和努拉尔曼,这些小子的年纪差不多,正好单独作为一队。
  受伤的人员需要养伤;补充食物和淡水,还有马匹骆驼的草料;收集种子与东去的信息;战斗人员的配合与调整;队伍中女眷的琐事;探听葛逻禄人的行踪……诸如此类的事情总是没完没了。还好老罗从一开始就确定了培养手下的想法,而且选择的人员也都不错,基本具备了独挡一面的素质,不然哪怕老罗有三头六臂也是忙不完的事情。
  安卡拉治安官赫克斯察觉了老罗对他的排斥,现在基本不露头了,总督奥古斯都·法瑞尔更不用说了,老罗放了他一马,不找他的麻烦已经是上帝在保佑他了。
  至于其他有什么鬼心思的人,完全没必要放在眼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当然,也不是没有意外的事情,这点时间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曾经在雅典经常缠着艾尔黑丝恩的意大利佬居然追到这个城市来了。没错,就是曾经给老罗提供了君士坦丁堡概况的亚历山德罗·帝梵诺,艾尔黑丝恩曾经觉得可以收留他做学生,但是离开雅典的时候亚历山德罗恰好不在,走的仓促的众人恰好把他忘记了。
  意大利人的大嘴巴埋怨和唠叨是少不了的,老罗把他直接踢给了艾尔黑丝恩,反正这个队伍人数开始越来越多了,再多一个黄毛小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随着人员整合的顺利,各个环节的效率也在提高,连原本瘦弱的黑云也变得强壮起来,老罗对这个杂乱的军镇开始感到没趣味。
  而且,老罗已经开始厌烦了每到一个地方都长时间的停留,反正他的空间里面积蓄有差不多八十吨的小麦粉,三十吨的稻米,十吨左右干草料,还有几十立方的淡水,即使一路不停歇,到达巴库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自从空间戒指消失化作纹身后,整个空间就在不停地增大,从在君士坦丁堡的目测八个立方公里,到目前已经扩大到原来的四倍不止,老罗估计即使到时候把葛逻禄人的仓库全部打劫了,也足够装下了。
  心里如同长草的老罗在第十一天催促着众人整理帐篷杂物,准备离开了。
  赫克斯这个政坛菜鸟肯定派人盯着整个队伍的,不然他怎么会这么快知道自己要走了?老罗心底里嘀咕着对送行的治安官干巴巴地说道:“赫克斯阁下,感谢您来送行。”
  赫克斯倒是精神爽朗,想是总督职位有望,开口便笑道:“巴托尔先生,我近来忙于公务,倒是忽略了先生,昨日家仆通知,我才知道先生要走了。短短十天,先生停留的时间也太短暂了。”
  “没办法,我就是个闲不住的人,这不呆久了就想动一动,而且离家时间太久了,也想早些回去。”老罗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这位治安官虽然笑语巧言,但是骨子里的东西已经注定不一样了,所以也就随声打哈哈而已。
  “可惜了,我与巴托尔先生你同是出身军伍,本来还想多做一些交流。”赫克斯的话说到这里,倒是有些真情流露,不过紧接着回复了表情,“没办法,我知道是留不住先生的,一点心意,送给先生,愿上帝保佑,行途一切平安。”
  赫克斯指引仆人送上的是一个木质的精致盒子,估计里面大约是金币之类的财物,老罗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使人收下,然后从衣服内兜里面取出一个羊皮纸的信笺递了过去,“多谢赫克斯阁下,我这次远去东方万里,不知道有没有下次再见的机会,这个里面写了些东西也许会对阁下有所帮助,有困难的时候不妨拆开看看。祝愿阁下仕途光明,一切顺利。”
  老罗的话说的客气,不过送的东西就难说价值了,里面只有几段为官的要领,如果赫克斯不重视,那就等着吃亏吧,如果重视,那么一封信笺的价值比几千个金币的价值可要贵重多了。
  赫克斯也是明白些道理的人,当然知道老罗不会糊弄他,两人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算是就此告别。
  李湛恰好在老罗身边,从始至终在旁边听着,这会儿见到赫克斯离开,随口评价道:“三郎,此人话语倒是说的不错,可惜我们马上要走了。”
  “湛叔,不知你信不信,如果我们继续待在这里,最有可能和我们发生冲突的就是他。”老罗摇摇头说道,李湛这个人还是真的不懂得政治的事情,几句话就改变一个主意,太没有主见了。
  “怎么会?如果那样,你为什么还要交给他什么信笺?”李湛觉得有些难以理解。
  “因为如果我们留在安卡拉,就是对赫克斯的治安官统治有威胁,所以他就会压制我们,相反如果我们离开,就没有了利害冲突,反而两相安。”老罗不得不解释这个问题,要不这种老好人钻进牛角尖,肯定会误解的,“至于我送给一封信笺,不过是结一个善缘,未来我们的人再有机会来到这里,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巴托尔说的没错,我猜一会儿总督阁下也会过来。”说话的是艾尔黑丝恩。
  “怎么会?前次我们不是得罪了那位总督吗,他怎么会来?”问出这样的问题,看来李湛实在不是做政客的材料,有负于他祖上的李唐皇族血脉。
  艾尔黑丝恩还有张卢拉着李湛走开,去给他解释政客的原则,因为安卡拉总督奥古斯都真的过来了。
  衣着华丽的奥古斯都再次出现在老罗面前,这次的气色完全不同于上次那么狼狈,反而透出了那么一种悠然的神情,“巴托尔先生,听闻您要离开安卡拉了?”
  “是的,总督阁下,人生总是在路上,只有故乡才是最好的栖息地啊。”感觉到奥古斯都的不同,老罗也有兴趣和他打打哑谜。
  “巴托尔先生是智者,可以来去自由,我这种官僚却是身不由已,该做的事情总还是要做的。”
  “也是,总督阁下肩负重任,总不能随心所欲。”
  “巴托尔先生就不要拿我开玩笑了,我这个总督估计做不了几天了。不过倒是要感谢先生所做的一切,这个教训打醒了我。”
  “真的是感谢我吗?奥古斯都阁下总督职位都要丢了,居然不生气?”
  “当然,法瑞尔家的人从不怕摔跟头,就怕摔倒了爬不起来。”
  “这么说,我倒是做了一件好事了。法瑞尔家的人有这样的精神,真的很不错。”
  “我们法瑞尔家族的祖上是大贤者亚里士多德的学生,当然不能受一点挫折就坏掉了头脑。”
  “嗯,那就祝愿奥古斯都阁下今后能够承继法瑞尔家的精神,做出一番事业。”
  “谢谢巴托尔先生的祝福,”奥古斯都·法瑞尔从侍卫手中取过一个长盒子,转手递给老罗,盒子很重,他很坦然的的对老罗说:“巴托尔先生是强壮的战士,这把双手长剑送给先生是最好不过的礼物,祝愿先生在远途路上一路平安。”
  老罗顺手打开看了看,确实里面是一把做工非常精致的双手长剑,森蓝的刃口可以看出其中的工艺并不下于自己后世使用的军用刀具,转身递给随后的奥尔基,接着对奥古斯都说道:“奥古斯都阁下的礼物我收下了,真是非常不错的武器,我很喜欢。”
  “能得到巴托尔阁下的喜欢,说明我选对了礼物。”奥古斯都很高兴,能接受礼物,说明这个神秘而又强大的异乡人将来不会与法瑞尔家敌对,至少不会那种不能沟通的,这些年总有东方的强大种族与罗马做对,法瑞尔家平添一个敌人实在是不值得的事情。
  老罗想了想,借着宽大的袍子做掩饰,从空间里面取出一个卷轴,递给这个渴望缓和关系的奥古斯都,“这是我多处游历,汇总的一份地中海地图,当然其中也许一些地方会有错误,希望可以给法瑞尔家一点帮助。”
  “地图?”奥古斯都有些好奇的当场打开了卷轴,这份地图是老罗在雅典没事儿的时候绘制的,借助了脑海中的记忆,再结合周围人的口述,用拉丁文标注,可以说比时下不准确的地图精细太多了。“我的上帝,巴托尔先生您真是给了我一份巨大的惊喜。”
  “算是我的回礼,也算是对前次伤了奥古斯都阁下奴仆的补偿吧。”老罗知道对方肯定是这个态度,不过既然要离开这里了,也就不必再增加一个危险的敌人,如果将来有机会再到这片土地,很难说敌我关系的。一份地中海的地图,对老罗没有任何威胁,反而可能对东罗马或者说拜占庭帝国产生难以估计的影响。
  “这个……这个地图……”奥古斯都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了,虽然他在安卡拉的总督位置没什么作为,但是毕竟家教渊源,一份地图的好坏他怎么会看不出来,眼前这份地图虽然没有后世的经纬线,却整体划分了网格,同时还绘制了大概的山脉河流走向,即使是罗马的军事地图也绝对没有这个详细。
  “好了,算是送给法瑞尔家的礼物吧,奥古斯都阁下你愿意怎样使用都没有关系。”老罗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算是安慰一下对方的震惊。
  “这太珍贵了,法瑞尔家该怎样感谢您的这份礼物呢?”奥古斯都总算冷静下来了,这礼物太珍贵了,与之相比一把双手长剑根本连它的千分万分之一的价值都没有,罗马虽没有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的话,但是基本的道理都是相通的,平白得到这样的礼物不一定是幸运,他不能不警惕。
  老罗敏锐的发现了这个问题,不过这东西放在自己手里没什么用处,他有比这份地图更精细的东西,带着等高线的纯粹军用的东西。所以收回是不可能的,“这样吧,我说不求回报,奥古斯都阁下你肯定不相信,那么我提两个要求,你看可行?”
  “好,巴托尔先生您请说。”奥古斯都最担心的是老罗什么要求都不提,那就意味着麻烦大了。
  “你知道,东面的土地上不怎么安全,我的人武器配置并不齐整,需要一些盾牌和弓弩来防卫。”
  “没问题,需要什么样的装备?”
  “五十面鸢形金属盾,五十把弓弩,再加一些箭支吧。”
  “没问题,这点物资很容易,法瑞尔家的仓库里面就有。”奥古斯都转身直接低声吩咐一通,命令身边的随从回去提货。
  “其他的物资,我就没必要了。不过也许用不了多久或许会有我的人来这边经商,还望奥古斯都阁下关照一下。”对于这种交易,老罗很从容,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不是问题,”奥古斯都顺手从长袍内袋里面取出一个徽章,递给老罗,“这是我的家族徽章,上面有我的编号,如果未来有需要我法瑞尔家帮手的,请来的人用这个徽章来联系。”
  老罗结果徽章,想来对方也不至于骗他,这种古老贵族的信誉还是有的,“好,如果将来有需要的话,法瑞尔家就是我在罗马帝国的合作伙伴。”
  “放心,巴托尔先生,法瑞尔家的信誉从来不允许玷污。”奥古斯都伸出右手和老罗相握,这是一种类似盟誓的执手礼,形式与后世的握手礼相同,但是含义却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