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十一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我从滑草场回来就回房间了。应该是宋衍衡送你回房间的吧。”周熙羽不以为意的猜测。
  宋年初看着那块方才还馋的她直流口水的布朗尼,再一次知道了食不下咽是什么滋味。她是在女池睡过去的,宋衍衡他去了女池把醉酒的她送回房间?宋衍衡他,也太没下限了吧,女池都去。
  心情复杂的宋年初满腹心思再也吃不下东西。时宇一群人吃完饭商量趁着夜色继续去滑草场消食。
  宋年初找了个角落给宋衍衡打电话。五六个电话过去,没有人接。宋年初边等边揪着那盆吊兰,等她终于放弃打电话离开时,那盆长势整齐的吊兰已经变得光秃秃的了。
  正巧廖纪川也接电话回去,看见拿着手机发呆的宋年初,停了下来。
  “忘了告诉你,宋衍衡下午就回去了。现在估计已经坐在办公室了。”
  廖纪川接到宋衍衡的电话的时候也很惊讶。宋衍衡是个工作狂不假,但他同样也会用大把时间陪在家人、朋友身边。这样的聚会,宋衍衡还是第一次刚来就走。
  究其原因,廖纪川想,一定和宋年初有关。
  宋年初皱着眉,细长的手指紧紧握着手机,指节处都泛了青白。她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廖纪川,声音沉郁的说:“我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不接,不会是出事了吧?”
  最后那几个字她说的极轻,想来是怕极了。廖纪川心里一动,没想到宋年初这么关心宋衍衡。
  廖纪川并不了解宋年初,但说起来,他和宋衍衡认识却都是宋年初的原因。他在C城是靠开酒吧混起来的,说直白点就是靠黑、道挣了本洗白的。第一次听到宋衍衡这个名字,他已经在黑、道一手遮天了。
  不过是在他的场子里有人闹事打了人,听说打的还是有背景的人。廖纪川听了没当回事儿,只是他的场子而已,当事人双方自然会处理。再说,他混到这一步,上面也是有人帮忙的。
  谁知,打人的那位家里又来了人,再一次把那位小有背景的人揍了一顿更狠的。廖纪川当时就猜到这事儿不简单,果然很快有人告诉他那人姓宋。没错,C城大姓之一的宋家。
  廖纪川过去的时候,就见一个二十出头的男生教训一个小姑娘。人都说廖纪川年轻有为年轻有为,见了宋衍衡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年轻有为。
  宋衍衡与廖纪川同岁,可他身上的气质打小就高贵的凌人。不同于廖纪川在**摸爬滚打刀光凛凛的凌人,宋衍衡身上是出自大家子那种自信、冷静、睿智的气势。他们两个身上凌人的气息,一个在暗、一个在明。
  廖纪川刚到那儿,小姑娘就怒气冲冲的从他身边跑出去了。宋衍衡看着宋年初的背影,在昏暗的酒吧灯光下,他眼里的无奈、担忧和牵挂凝成漆黑沉重的一团。廖纪川当时就想,这人口味真重,十几岁上高中的小姑娘他都能看得上。
  后来才知道,那小姑娘是宋衍衡的妹妹。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而他叫他过来的原因,也是因为他这个并不亲昵的妹妹。
  “我听说,C城的黑色势力一大半都在你手里?”说这话的时候,宋衍衡看着廖纪川,面目平静,声音客气但并不疏离。整个人水一般平和。
  “是。”廖纪川看出宋衍衡并无敌意,也平静的对待他。
  “我叫宋衍衡,C城宋家,宋衍衡。”宋衍衡朝廖纪川伸出手来。
  混到廖纪川这个位置,虽然鲜少听过宋衍衡这个名字,但是宋家,廖纪川却是无数次听过。只是毕竟一个是**,一个是红色世家,廖纪川没有伸出手。
  宋衍衡笑了笑,轻轻浅浅的像是位只懂得饮茶品酒的富家公子:“我并无恶意,见你,只是想和你谈一笔生意。”
  廖纪川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似但却清淡的如一碗水的宋衍衡,最终还是握住了那只手。
  就是那笔交易,让廖纪川在保留自己势力的同时迅速洗白,并握住了C城一半的商业命脉,成为C城新一代的商场上掌权人。而寥纪川给宋衍衡的,不过一个简简单单的承诺:只要宋年初在他的场子,就必须保证宋年初的安全。
  廖纪川对宋年初的印象并不很好,小小年纪就会在酒吧惹事,江云霏在十几岁的时候不知道多听话多乖巧呢。这么几年下来,宋衍衡为了宋年初的事不知操了多少心。廖纪川一直觉得宋年初就是那种只知道闹腾不知道心疼人的没心没肺的小孩子。
  可当他看到宋年初脸上担心的表情时,他知道他对宋年初的看法错了。最起码,宋衍衡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并不是只会麻烦别人。原来在宋衍衡付出的时候,她也交出了自己的感情。
  “他不会有事的。”放下对宋年初的偏见,廖纪川的语气没有那么冰冷了。
  但宋年初并没有察觉到廖纪川语气的变化,还是很着急:“你给他打一个电话试试,行吗?”
  廖纪川不太想,却无法拒绝一个担心焦急的小姑娘,只好掏出手机给宋衍衡拨了过去。通了。
  廖纪川不知该作何反应,宋衍衡这不是给自己拉仇恨呢吗?但如果这电话打不通,指不定人家小姑娘就开夜车杀回市里了。
  看了眼急的直跺脚的宋年初,廖纪川将电话递了过去。
  宋年初拿过电话,脱口就问:“宋衍衡你现在在哪儿?”虽说接通了电话宋年初的心也放下了些,但她还是不放心的确认。
  “公司,怎么了?”宋衍衡的声音冷冷清清、平平静静,一捧雪似的凉飕飕的。
  宋年初这才彻底放了心,抬眼看了眼面前站着的廖纪川,一转身背对着他继续问:“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那头停了几秒才慢吞吞的答道:“忙,没听见。”
  “那廖纪川一打给你你就听见了?”
  宋衍衡沉默了。宋年初耐心的等了几秒没听见他说话,刚想再问,就听见宋衍衡淡淡的声音:“没什么事我先挂了,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