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三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事实证明,宋年初的担心是多余的。宋衍衡买衣服根本是看眼缘,看中一件,试穿之后觉得还可以一句话不说就去刷卡。根本没宋年初买衣服那种恨不得试个一天的心情。
  挑鞋就有些麻烦了。舒适度是一定要慎重考虑的。宋衍衡试了两双,不满意,又指了一双:“麻烦把那双拿下来。”
  服务员正忙着帮宋衍衡整理另一双鞋,站起来的有些慢。宋年初本着和周熙羽、江云霏逛街时的服务精神,走过去将那双鞋给宋衍衡拎了过来。
  宋衍衡看了看宋年初递过来的鞋子,很抱歉的对宋年初笑:“鞋码有点小。”
  “我去找。”服务员麻利的跑过去。
  宋年初看着一个十八九比自己看上去还小的女孩儿,愣是弯腰、小跑的累出一身汗,于是很怜贫惜弱的接过女孩儿手里的鞋说:“我来吧。”
  小姑娘愣了愣,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笑着将手中的鞋子递给宋年初。
  细心想着快点买完走人的宋年初压根没注意人小姑娘暧、昧的笑,拎着鞋子放在宋衍衡脚下:“穿上试试。”
  宋衍衡看了看那个一脸暧、昧看着这边的服务员,又看了看认真坦然的宋年初,对宋年初的粗线条表示无语。
  试了试鞋,出奇的合脚舒服。
  宋衍衡弯腰去系鞋带,还没触到就被一双柔软的手给拦住了:“我来吧。”宋年初手法灵活,不知比宋衍衡娴熟多少倍。
  宋衍衡慢慢坐直,看着宋年初低垂的脑袋。她的头发乌黑柔亮,被商场里灯光一打,泛出一道光圈来。因她低着头,头发柔柔的散下来,挡住了脸,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一定会是恬静温婉的样子。
  “行了,”宋年初起身,看着那双鞋子说,“你站起来试试穿着舒不舒服?”
  “舒服,就要这一双了。”宋衍衡起身去刷卡。
  “哎,”宋年初拉住他,“好歹你走走试试啊。”
  宋衍衡已经把卡交给服务员:“不用了。”
  服务员笑着边拿POS机边说:“早知道,第一次试穿就该让这位美女来。”
  宋年初疑惑的看了一眼宋衍衡,用目光询问服务员的意思。觉得这个服务员说话太没头没脑了。
  宋衍衡面色如水,没有说话。服务员见状正笑着准备解释,却被宋衍衡开口打断:“把我原来那双鞋包起来吧。”
  “好。”小姑娘应了一声,忙着装鞋,忘了方才的话。
  上了车,宋年初还没想明白呢,又问宋衍衡:“刚才那个服务员为什么让我试穿你第一次试的鞋子?那明明是男款的,难道我长得很中性吗?”宋年初长发飘飘盘靓条顺,五官也柔和明艳,那绝对是古典美女那边的,怎么也和中性这个词扯不上关系。
  宋衍衡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看了宋年初好一会儿,才重重叹了口气:“我要是你的语文老师,一定会被你活活气死的。”
  “宋衍衡不带你这样的,损了我还不告诉我为什么。”
  宋衍衡认真开车,半搪塞半揶揄的回答:“我哪知道,万一人小姑娘真觉得那双鞋适合你穿也不一定。”
  宋年初气得不理他。
  两人买票上山,山峰青白相间,很是清新。宋年初见状心情开阔了,用不生气了。包往宋衍衡手里一塞,拿着摄像机到处跑着去拍照,一路下来玩的倒也开心自在。
  晚上,宋年初抱着电脑坐在地毯上修照片,发现了几张无意中拍下的宋衍衡的照片。
  山色明净间,宋衍衡留下一抹清淡的身影,映着下方在雾气中青翠宜人的山峦,分外雅致。还有一张是宋衍衡露出了侧脸,深刻的五官在起伏的山脉间雕像一般。
  宋年初心念一动,喝了口茶,认真修那几张图,然后鼠标一点发到**上去了。
  宋年初的摄影技术算不上好,但是她的照片论意境,那是无人能及她的清幽雅致。因此有许多人非常喜欢她的风格,都以为她是个专业摄影师,关注她的人也有不少。
  宋年初上传了图片,去厨房拿个橙子的时间,底下就有了好多评论。
  说是宋年初什么时候改拍人物了,还夸赞宋年初模特选的很赞,并就着宋衍衡的身材、气质、侧脸细细研究评论了一番,撒娇卖萌求看宋衍衡的正脸。
  宋年初觉得好玩儿,在评论底下@了一下宋衍衡。
  宋衍衡看到了,顺手将那条消息转发了并评论了句:工资记得打到我卡里。
  不一会儿,收到了宋年初的红包。打开一看,小数点后面一个2。宋衍衡正准备就自己的身价与宋年初展开一场严肃的讨论,又收到一条回复。
  唐亦词发来的。头像是她正在热映的一部电视剧里扮演的人物,加着一个黄灿灿的V,粉丝上千万的唐亦词官方大号发来的评论,简简单单一行字:我的男主晚安。
  宋衍衡放下手机进了书房没再理会那条**。270°全景落地窗外是C城繁华的夜景,霓虹车灯彻夜不息。多少未知在这黑夜里慢慢到来。
  宋年初开始为期末考做准备,每天抱着厚厚一摞书去羲和,一壶茶、几本书、一支笔,安静的复习。羲和的人都随她去,也没人去打扰她。
  大雪还未化尽,又添了一场雪。羲和外的亭台楼阁都蒙了一层白,看上去如同红楼里的雪景图一般。宋年初裹着厚厚的披肩抵开玻璃门,门上挂着的古银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外面好冷啊,雪下了厚厚一层,踩上去吱吱呀呀的响,真有趣。要我说,咱们全都到外面去,堆一个大雪人立在我们院子外面,映着满院的花儿,多好看。”宋年初匆忙的脱掉披肩又去扫头发上的雪,一抬头,看大厅里不但站着江云霏,还有许久不见的宋衍衡和廖纪川。
  “你们怎么在这儿?”这两个都是大忙人,特别是宋衍衡,整天起早贪黑的,活脱脱一个金钱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