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四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廖纪川才不会回答,所以宋衍衡应了声:“来这里商量点事儿。”
  “你你们忙着。云霏,我们去外面堆雪人吧,”宋年初环视了一眼大厅,见客人并不多,索性说,“你们谁想去,咱们一起去吧,人多才能堆个大的。”
  江云霏兴致盎然的拿起外套去牵宋年初:“走,我想堆个女王。”
  羲和大多是年轻的小女孩儿,见状也都呼啦一声跟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传来阵阵笑声。
  店里却是寂静无声的,只有音乐在孤独的响着。宋衍衡和廖纪川无人招待,宋衍衡只好自己去磨咖啡,夹了一叠饼干放在桌子上。廖纪川坐了过去,宋衍衡刚想坐下,听见旁边有一桌在叫服务员。
  服务员都被宋年初那个不靠谱的老板拉出去陪玩了,店里冷冷清清哪有人?只剩下宋衍衡和廖纪川。让廖纪川去端茶送水?这个世上估计也只有江云霏能享受这待遇了。
  宋衍衡只好认命的起身,堂堂一个日赚白金的大老板干起了服务员。宋衍衡走到那一桌,一贯的平静清浅。他客客气气的站着,只是一个身影就让人不容忽视。“有什么需要?”
  桌位上是两个小姑娘,忍不住看了宋衍衡一眼,又看了一眼。然后一个小姑娘突然指着宋衍衡惊喜的大叫:“你不是那个年初有致前几天发的那个微薄里的那个模特吗?”
  这才几天啊,宋衍衡就成了小网红了。宋衍衡笑了笑:“一起爬山时随手拍了几张。你们想再要点什么?”
  小姑娘挤眉弄眼神秘兮兮的问:“年初有致好像是这里的老板,你不是这里的服务员却过来服务,你们是什么关系啊?”
  宋衍衡觉得好笑,现在的小女孩儿怎么想法都那么奇特?他正发愁怎么打发这两个小女孩儿穷追不舍的问话,后厨里跑出来一个服务员,抱歉的对宋衍衡笑:“我来下单就好,真是抱歉还要劳烦您。”
  宋衍衡离开时还听见那两个小姑娘低声问服务员:“你对他好像很客气的样子哦,他到底是谁啊?”
  方才的位置上只剩下两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廖纪川不知道去了哪里。宋衍衡透过七彩玻璃往外看,几道花影后,宋年初和江云霏还有几个店里的服务员在打雪仗,笑声人影,热闹喧嚣。廖纪川就站在她们旁边,目光轻和的落在一身蓝衣的江云霏身上,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此刻竟温和无比。
  宋衍衡也推门走了出去,一道清越的笑声传了过来:“云霏,你是练过铅球吗?一砸一个准,我都快给你砸晕了。”
  江云霏又是一个雪球砸在宋年初头上:“你才学铅球的呢,我主修的是西方文学,你这个大俗人懂不懂?”
  蓬松的雪团砸到宋年初额头上,散成一捧细雪,落了宋年初满脸。宋年初也不拂,满脸雪花就蹲下去团雪团儿,追着江云霏砸。宋衍衡见宋年初玩的高兴,鞋带开了都不知道。
  宋衍衡走过去,宋年初被欺负的惨了,可怜兮兮的向他求助。宋衍衡看了眼做壁上观的廖纪川,无奈的对宋年初笑:“自求多福吧姑娘。”说完到底怕宋年初踩着鞋带摔着,蹲下来帮她系鞋带。
  忽而想起前几天宋年初也是这样帮他系鞋带的,不由得笑了笑。
  宋年初见状刚想说话,对面又一个雪团砸了过来。“你们竟然偷袭!”宋年初虽然站在那儿没动,好让宋衍衡给她系鞋带。但还是不安分的弯腰捧了一捧雪,捏了捏砸向离她最近的那小姑娘。“中了!”多动症突发的宋年初高兴的想蹦,宋衍衡忙按住她的脚:“姑奶奶您悠着点别踢到我了。”
  宋年初想跑又跑不了,抖着腿催促:“你快点。”
  江云霏看着他们笑。廖纪川将视线从江云霏身上错开,看了宋年初和宋衍衡一眼,视线最后落到对面的石桥上。
  被大雪染白的石桥尾,一个一身红衣耀眼如火的女孩儿站在那里,甜美纯净的脸如同不涉世事的小女孩儿般干净,但那一双眸子却漆黑深沉。看着雪地里那一高一低两人时,干净的脸上透着凌厉的寒意。
  宋衍衡起身走了过来,宋年初又和一群人闹作一团。廖纪川面无表情的看着那群人影,淡然开口:“刚才唐亦词来了。”宋衍衡平静的看向寥纪川,等着他的下文。廖纪川接着淡淡说:“她看到你帮宋年初系鞋带,站了一会儿就走了。”
  宋衍衡平静的看着奔跑在雪地里的宋年初,清淡明亮的眼里一丝杂色也无。他开口,平稳如水的调子没有任何情绪:“C城娱乐圈的事是时宇在管,你告诉他一声,要是没什么事就把唐亦词调走吧。”呆在这儿影响心情。
  “我劝你一句,”廖纪川像是在看江云霏,但双眼却没有焦距的从江云霏身上飘散,声音也变得缥缈起来:“不要对一个看似毫无心机的女孩儿手软。”她们往往才是最聪明最心狠的。
  听寥纪川提起自己的往事当前车之鉴,宋衍衡淡淡一笑,觉得廖纪川把唐亦词看的太重了一些。
  宋衍衡回到公司,傍晚时分,西方有一片橙红的云彩,映着被大雪染得素白的城,美得绮丽纯净。宋衍衡起身站到窗边眺望,微弱的余光照在他清清淡淡的脸上,平静的脸却深刻的印在了辽阔的城市背景中。
  安静的房间渐渐响起一阵铃声,宋衍衡难得的休息时间被打破,他慢慢转身走回桌前,拿起桌上的手机。入目,是一个久违的名字。唐亦词。
  和唐亦词分手后,宋衍衡并不像其他情侣一样删电话拉黑对方,做好老死不相往来的万全打算。唐亦词的联系方式一直在他手机里,只是他从没有再联系过罢了。唐亦词也有她的骄傲,她也从未主动和宋衍衡联系。一晃几年过去,谁也不知道对方换了联系方式了没有,更不会轻易打电话发短信了。
  附:有一件事忍不住想要说。我碰到一件特别让我糟心的事。有一个可以当我爸爸的人,一直要请我吃饭送我东西(什么意思你们懂得)。我是个心浅放不下事的人,简直把我给炸了。
  给朋友打电话,朋友也气得要死(说恨不得把那人给太监了)。我虽说**丝一枚,但也是一个有阿Q精神活的非常快乐的**丝呀。而且我胸无大志有吃有喝有的玩儿就行(玩这方面我擅长自娱自乐,省钱嘿嘿),我也没有狂刷奢侈品的志气啊。我周围有很多妹纸甚至哥们会为了一件衣服一双鞋化身为吃土少年,但这事儿还从没在我身上发生过呢,我也就只会在吃上面砸钱(暴露了吃货性质)。那个可以当我粑粑的人一直对我说,他官大权利大还有钱。哎呀我心想还能比咱家宋衍衡厉害不成?
  我就想啊,万一那个人他家姑娘也遇到我这样的事情,他会怎么想捏,难道会觉得很划算?
  真的好心塞啊。我一个本色出演的话可以完爆任何小说里白莲花的小姑娘,我会去当小三吗?!(认真严肃脸)我还等着在我最美的年华邂逅我的那个宋衍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