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五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唐亦词这一通电话,挺出人意料的。上次他去Y大接她,还是她助理打的。唐大小姐特别喜欢摆架子,仰着花朵似的笑脸,傲的玫瑰花似的。
  宋衍衡没想到时宇的动作那么快。他这边才和廖纪川分开三四个小时,那边已经把唐亦词给调走了。宋衍衡平静的脸上多了抹笑意,玉一般清朗温润。
  “什么事?”
  那边唐亦词愣了一下。和宋衍衡认识那么久,她自然听得出他心情不错。想起今天下午看到的那一幕,唐亦词心里越发沉郁。“宋衍衡,我刚接到一个活动,要走了。”
  唐亦词的声音一洗往常的明亮清脆,话声中沉重哀愁如同一场织的细细的大雨,一出场便全身湿润。
  宋衍衡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目光平静的看向窗外缓缓亮起夜灯的城市,开口道:“你的工作本身就要四处奔波,一般女孩儿受不了这种苦。不过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儿,要懂得照顾自己。”
  唐亦词虚弱的话声透过听筒无力的传来:“我想见见你。”
  宋衍衡晚上还要加班,所以选在了一家公司附近的日式茶楼里和唐亦词见面。他刚到不久,带着口罩和墨镜,散着头发的唐亦词就到了。
  唐亦词在宋衍衡对面坐下,摘掉口罩和墨镜。这个鲜妍的女孩儿今天在橘黄温暖的灯光下竟显得有些沧桑。那双大眼睛望着宋衍衡时,也不再是明亮的欢欣,而是漆黑沉重的忧愁。
  宋衍衡看了唐亦词一眼,想起几年前与自己吵了架几日不曾联系,在他下了晚自习后守在他宿舍楼下几个小时等他回去的唐亦词。那时的唐亦词,也是这么一身风霜满面苍凉的在昏暗的灯光下望着他,生生让他平静的心多了几分怜惜。接下来,唐亦词无论是道歉还是默不作声的看着他潸然泪下,宋衍衡最后都会毫不犹豫的和唐亦词重归于好。
  宋衍衡默不作声的倒了一杯茶端到唐亦词面前,淡笑道:“我点了你喜欢的马蹄糕和虾饺皇,不知道你的口味变了没有。”
  桌子上小巧精致的果碟摆的满满的,将近有十几种类型,每种都是色彩清丽形状精巧,艺术品似的。
  唐亦词呆呆的看着面前缤纷的点心,黑白分明的眼里滚出一滴晶莹的水滴,直直的落下在桌上的茶杯里,“滴答”一声,白色瓷杯橙黄的茶水荡出一波波涟漪。唐亦词静静的低着头,娇艳如花的脸上盛开着朵朵哀伤,她低低开口。
  “如果,当初我们没有分手,现在的我们,是不是每天每日都如同现在这样,相对而坐静静饮一壶茶。你记得我所有的喜爱,我爱你入骨。”
  宋衍衡夹了一块鹤乃子放进唐亦词面前的碟子里,淡淡开口:“你这念的又是哪部电视剧里的台词?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这种幼稚无聊的东西。”
  唐亦词抬头,泪眼婆娑的看他,白皙细腻的脸上泪水纵横,宛如春雨中的梨花一般楚楚动人。
  “宋衍衡,衍衡,阿衍。”唐亦词一声叠过一声的悲切,注视着宋衍衡的眼里情绪剧烈滚动,“你明知道我说的是我们。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吗?一点都没了吗?”
  宋衍衡平平静静的听唐亦词把话说完,抽了一张纸递给她,脸上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唐亦词,我们都分手快三年了你还跑过来问我这个问题,你自己说可不可笑?”
  唐亦词没有接那张纸,只是看着宋衍衡,笑的凄惨:“才三年而已,只是三年而已,我不是还喜欢着你的吗?如果你当初是真的喜欢我,怎么可能只用三年的时间就把对我的感情清楚的干干净净?宋衍衡,你自始至终喜欢的都只是宋年初而已吧?!”
  宋衍衡慢慢的抬眸看住唐亦词,淡淡一笑,而他明亮的眼里却一片冷清,不愠不火的态度莫名让唐亦词觉得此刻的宋衍衡冷漠凌厉的可怕。
  “唐亦词,你混迹娱乐圈这么多年,对人情世故早就一清二楚。你知道我念旧情对你纵容有加,我实在想不清楚,你为什么非要想把我对你最后的善念毁掉?”
  唐亦词有些疑惑,眼里噙着泪水问宋衍衡:“我什么时候想过把你对我的照顾毁掉了?”
  宋衍衡笑起来雪一样的冷冽:“唐亦词,我喜欢宋年初这种话,我再也不想从你口中听见。”
  唐亦词眸光微颤,难以置信的看着宋衍衡,声音发抖:“你真的喜欢宋年初?”
  宋衍衡恍若未闻,端起面前的茶杯,浅饮一口,平和的脸上一派从容。
  唐亦词自嘲的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泪水簌簌而下。
  这三年,她无数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暗自悔恨,后悔自己年轻时候的任性骄纵。无数次设想如果当初没有那么任性,她和宋衍衡是不是就不会分开了?她知道宋衍衡对她的态度不一般,除了宋年初,她是第二个让宋衍衡浪费那么多时间对待的人。而宋年初再怎么说是宋衍衡的妹妹,对她构不成威胁。
  是她的要强、是她对感情太多纯粹认真的态度,让他们走到了这个结局。如果当时她再温和一点,她不那么要强一点,她想她和宋衍衡一定会是另一番结局。
  唐亦词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宋衍衡不言不语的态度,突然让她了悟到,他们不可能走到最后。分手只是早晚而已,因为排在宋衍衡心里第一位的那个人,一直都不是她。宋衍衡不会将就她,她也不甘心真心喜欢的人,爱着另一个人。
  宋衍衡抬手看了看腕表,拿起手边的打包袋起身对唐亦词道:“七点二十了,我要回去了。”
  唐亦词仰头在一片泪水中模糊的看着那个清浅的身影。一年多的恋爱时光,她以为了解他的一切,现在却觉得,他远的恍若天边。最让唐亦词觉得讽刺的是,他们之间从来没有她自以为的熟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