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三十八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廖纪川闻言,这才抬头开了金口:“云霏打来的?”为什么打给宋衍衡?这是查岗的节奏?
  宋衍衡对廖纪川点点头,想法和廖纪川一致。于是问江云霏:“你要不要纪川接电话?”
  “不用了,”江云霏出乎意料的一口拒绝了,“我就是问问你,年初和你在不在一起?”
  宋衍衡当即觉得不对劲儿。周熙羽倒是有几次打到他手机上说要找宋年初,江云霏是有夫之妇,和宋衍衡打电话的频率少之又少,和宋年初倒是三天两头约着逛街的,她对宋年初的动向了解的比宋衍衡还要清楚呢。
  宋衍衡皱眉问:“你找不到宋年初?”
  “她没和你在一起?那她能去哪呢,羲和的人说都三四天没有见过她了,我给她打电话也没人接。”
  宋衍衡挂了电话起身就走。前几天他回宋家,赵之琳告诉他宋年初病了,问他知不知道。宋衍衡和宋年初正在冷战,谁也不理谁,当然不知道宋年初病了的事,当即平静的对赵之琳说他不知道,他已经好几天没和宋年初联系过了。赵之琳听了,还隐隐松了口气。
  宋衍衡想着,赵之琳知道宋年初病了,一定会照顾宋年初,所以他这几天强忍着没去看宋年初,谁知道就有了江云霏这一通电话。
  宋年初属于那种打死也不愿喊疼的人,等着她打电话寻求照顾,估计只能等下辈子了。
  宋衍衡赶到宋年初家里,房间里一片漆黑,一点声音也没有。宋衍衡的心在这一片黑暗中一点一点的往下沉。他开了客厅的灯,走向卧室。推开门,一片冰凉,暖气都没开。宋衍衡以为宋年初没在,刚想去书房看看,就听见一声沉闷的咳嗽从被子里传出来。
  宋衍衡慌忙打开卧室的灯。宋年初全身蜷缩在一起,蒙头盖着被子睡,小小的一团,也难怪方才宋衍衡借着客厅的灯光看不到。
  宋衍衡走过去,掀开被子去看宋年初。突然接触到强光,宋年初有些难受的皱了皱眉,缓慢的挣开眼睛。
  宋衍衡见宋年初病的脸色绯红,嘴唇干裂的现出一块块死皮,原本一张圆润饱满的脸,现在都有些陷下去了。实在是病的可怜。
  宋衍衡顾不上骂宋年初,开了暖气,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床被子给宋年初盖上,脸色沉郁的去客厅那温度计给宋年初量体温。测量期间又跑过去烧热水、将床头随意摆放的水杯、药袋、零食袋收拾干净,这才沉着脸拿过体温计。超过39°了。
  宋年初头昏脑涨的躺着,闭着眼,宋衍衡的身影在她眼皮上晃来晃去。她被晃得有些难受,可是困乏无力再加上嗓子干涩的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宋衍衡拿着体温计阴郁的看了宋年初好一会儿,气恼的关上门,掏出手机给廖纪川打电话,请他的私人医生过来一趟。自己又跑到楼下买了些退烧药。
  宋衍衡回来时,宋年初又睡着了。宋衍衡把她叫醒,端着水杯让她吃药。
  宋年初乏的睁了半只眼睛,宋衍衡一手扶着她一手端着水杯,宋年初于是就着宋衍衡的手吃了药,喝了一杯水。宋衍衡方才收拾东西的时候还见到几个饮料瓶子,估计是宋年初口渴,又没力气烧水,所以只好拿凉水喝。
  宋衍衡又倒了杯热水给宋年初,宋年初连喝了三杯,终于摇头睡下了。
  宋衍衡满腔怒气,宋年初这病怏怏的样子,他又没办法出气,只好到客厅里坐着,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
  医生过来的时候宋年初睡得很沉,医生给宋年初打了点滴,不慌不忙的安慰面色阴沉的宋衍衡:“你不用担心,只是普通的发烧,输几天水就好了。”
  宋衍衡不是担心,是后怕。如果江云霏今天没有打那通电话过来,宋年初病死在这里估计都不会有人知道。
  宋衍衡坐在床边好久,看着睡得很沉的宋年初,眼里化不开的漆黑沉重。
  宋年初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阳光灿烂的耀眼,照在她脸上,她感觉暖融融的。宋年初觉得头脑清楚了不少,身体也不像前几天那么沉重了,病好了许多。
  宋衍衡端着一碗粥进来,见宋年初睁开眼睛,表情柔和的看着窗外,他紧绷的脸部线条不易察觉的放松了几分。
  宋年初听见动静,转头看到宋衍衡,柔和的脸顿时冷了下来,掀起被子蒙了脸,不愿看见宋衍衡。
  宋衍衡气不打一处来,重重的将手里的粥碗放在桌子上,看着床上躺着的宋年初的身形,冷着声音骂:“宋年初你什么意思,我过来照顾你你却给我装大爷!要不是我你病死在这儿都不会有人找到你你知道吗?你是傻子吗,病成这样子不会给你妈打电话吗?不会回家吗?你就死撑着也不愿意给别人说一声是吧。宋年初你有这么大的脾气你怎么就没这么大的本事!你以为你这叫有性格,你有没有想过你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你妈怎么办,你身边的人怎么办?你以后做事能不能理智一点不这么小孩子脾气?!”
  宋年初生着病,身上难受的要死。现在被宋衍衡狠狠骂了一顿,掀了被子坐起来冲宋衍衡大吼:“我就是死了也不干你的事!我病城这样我愿意,我宁愿病死也不想你照顾我,是你自己要跑过来找我的,我有说让你过来吗?这是我家,我有同意让你进来吗?宋衍衡,你以为你是谁,你又凭什么骂我?你以为我叫你几声哥就轮得着你对我指手画脚了是吧?”
  吵架的时候,都恨不得拿着最锋利的剑往对方最疼处刺,逞一时口舌之快来掩饰自己的伤口。最后却是,用力过猛伤口裂开,越来越疼。
  宋衍衡从来没有过此时这种感觉,酸楚到四肢百骸全身麻木。他看着宋年初那张虚弱的脸,竟然有一瞬间的哽咽。
  这个世间他特别特别在乎的人,特别特别在乎的宋年初,问他,他算她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