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八十四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宋年初很快就察觉到不对了。? ?? ? ?·她酒量差,一杯烈酒就倒下,有可能。可烈酒沾沾唇就倒下?那得多奇葩的酒量才能做到?
  宋衍衡不在这里,给他打电话没用。宋年初也不敢走,她是真的怕了,谁知道胆大到如此地步的盛清,会在宴会外安排什么等着她?
  宋年初虽然意识恍惚着,但她也知道,她现在靠的住的,只有在宴会上的江云霏。
  江云霏和廖纪川俩人,这种场面是常客,早就失去了新鲜感。不过以前都是廖纪川的场,现在是别人的场。所以江云霏开始兴致昂扬的大吃特吃,能吃多少吃多少。反正是别人的,不吃白不吃。
  于是,这种心理越强,江云霏吃的越多,吃撑着了,难受的捧着小肚子,拉着廖纪川去了酒店后面的花园散步消食。
  宋年初走路都有些飘了,眼前的场景似乎被白雾笼罩,恍惚不清。
  她强撑着在宴会上找江云霏,找不到。
  盛清还站在露台那里,放松的靠在露台的铁艺栏杆上,手里端着酒杯,轻轻晃着杯子里的红酒,嘴角带着抹淡笑,看着宋年初在宴会上跌跌撞撞的走。
  从小到大,宋年初还没有过,心惊胆战的经历。?????   ·即使是当初她爸爸死了,她也没有这么绝望害怕。
  她从来没被人算计过。她身边的人活的干干净净,就算是以前那些穷的刻薄的亲戚,对她也只是疾言厉色,哪里会蓄意谋害?
  盛清,精致典雅的盛清,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干净美好的人,用这种手段,设计了她宋年初。
  就连唐亦词,在娱乐圈那个混乱的圈子里呆了那么久,手段都不及盛清阴毒卑鄙。
  当初赵之琳还担心呢,如果盛清和宋衍衡在一起。宋年初估计会受委屈。现在她可不用担心了,宋年初是不会受委屈,姑娘受的,简直是毁灭之灾。
  然而。给宋年初最致命一击的,就是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之前那个来和她搭讪的男生,走了过来。
  宋年初回头,直直的。看到了盛清。
  盛清对她盈盈一笑,冰冷的像是一条蛇将宋年初紧紧缠住。
  宋年初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拿出手机拨出来江云霏的号码。
  她不知道电话最终有没有被接通。意识的最后,宴会上明亮的光寂灭,她终于晕了过去。
  晕倒的宋年初,正好被和她搭讪的那个人接住。??  要·
  宴会上人来人往,谁也没太在意宋年初这个角色。最多也只是问一句“怎么啦?”、“喝多了嘛?”,就走掉了。根本不关心一个喝醉了的女孩儿,要怎么回家。
  有些人是因为,之前盛清和宋年初对话。宋年初的身边,就坐着那个男生,还要替宋年初拿醒酒药来着呢。他们都以为宋年初和那个男生很熟,也不多管。
  那个人懵了,看着不省人事的宋年初,又看看人来人往的宴会,一时不知道是该送宋年初离开,还是留在这里。
  盛清将酒杯随手放在栏杆上,走了过去。
  灯光照在她衣裙上,流光潋滟。在富贵之家生长出来的女孩儿。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因为不知人间疾苦,所以有着不食人间烟火的脱俗。一种是堪破世事,在黑暗和光明之间穿梭自如的睿智。
  盛清是第二种。
  她们家和宋家不太像。宋家是生长在c城这种权利中心的,接触的人野心蓬勃。为了理想,他们不敢走错一步,那些龌龊手段很少有人敢拿出来。
  而盛清,一个生长在南方的姑娘。从小在生意人中间活动,见的,都是生意人的虚伪圆滑、为了钱不择手段。被长期浸染。盛清不可能还像宋年初那样。
  面对利益,宋年初会为了底线放弃利益。而盛清,则会为了利益放弃底线。
  她只知道,得到了利益,才有资格和人谈论底线。
  盛清走到那个扶着宋年初的人面前,看着那个不知所措的人,收了嘴角肆意的笑,变成一副关心的样子,问:“怎么了,她是不是喝醉了?”
  “我也不知道。刚才见她走路有些晃,我就过来看看,谁知道就晕了过去了。”那个人见是盛清,态度变得恭敬起来。他面对的可是大老板呢。
  “我也不知道她的家在哪儿,不然就让司机送她回去了,”盛清为难的想了下,“这样吧,我刚好在后面开了间*房,要不你先送她去我的房间里吧。我晚上就回家住好了。”
  说着,递上一张房卡。
  大老板交代的事儿,小员工可不会会拒绝。再说了,他怀里抱着的,可是刚才费心搭讪的姑娘。
  也不拒绝,那人接了房卡,向盛清保证:“放心吧,我会安全把她送过去的。”
  “好的。”
  盛清笑着看宋年初被带走。
  盛清欣赏宋衍衡,她不想轻易毁了宋衍衡。那她就只好毁了宋年初。
  宴会上也只有寥寥几人注意到这一幕。宋年初昏倒的时候,周围人挺多的。昏倒之后,她被那个男生扶到了偏僻处。盛清递来的房卡,几乎没有人看到。
  江云霏她们参加宴会,手机之类的都静音交给助理保管了。所以一开始,宋年初没有选择打电话。
  谁知道,江云霏这个文艺小青年,拉着廖纪川在后花园玩的开心了,手机钥匙全部要了回来,让助理先下班,打算玩尽兴了,就自己开车回去。
  宋年初打的电话,是接通了的。
  江云霏光脚跳进小溪里,捉小鱼玩儿呢。玩累了,摘一颗莲蓬,就坐在小溪里的石头上,剥莲蓬吃。
  廖纪川在岸上陪她。江云霏的包在他手里,周围很安静,只有江云霏悠然哼歌的声音。所以,手机的震动也很明显。
  廖纪川拿出手机,一看,是宋年初的电话。
  廖纪川和江云霏一向不分什么你我,很自然的接了电话。就听见盛清清泠的声音在那头说:“怎么了,她是不是喝醉了?”
  声音有些模糊不清,像是开了扩音。
  廖纪川是什么人?他可是从黑、道混到现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