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九十九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那你之前那个女朋友呢?”
  宋衍衡一愣。.Xs.Com那都什么年代的事儿了怎么还记着呢?“之前因为盛清的事吵了一架,现在还没和好。”
  “明天把她带过来让我看看。”宋云茂的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但语气带着不容转圜的强硬。
  “明天?爸,我和她现在······”让他上哪找人去啊?他爹这是和赵之琳呆的时间久了,也学会坑孩儿了吗?
  “明天,必须带回来。”一句话也不多说,宋云茂起身离开了。
  事儿赶事儿,真是一点活头也没了。
  宋衍衡站起来,透过落地窗看着花繁叶茂的院子,许久,深深叹了口气。
  这条路,他是真的越来越看不清了。
  “张姨,帮我把剩下的点心装起来吧,我替年初送给她朋友。”
  宋衍衡从宋家出来,只觉得心力交瘁。宋云茂是铁了心要见见他的那个“女朋友”,宋衍衡毫不怀疑,要是明天人带不过来,宋云茂能闯到他家要人。
  宋衍衡一脚揣在车上,抬头看了眼二楼的窗户,突然觉得他离宋年初,很遥远。
  宋衍衡实在发愁,正赶上盛清给他打电话。挂了几天,手机依旧锲而不舍的响。
  接了电话,盛清柔软清越的声音在密闭的车里格外清晰:“衍衡,在忙吗?samue的事,爷爷都告诉我了,多亏了你。我可以请你吃晚饭吗?”
  宋衍衡以前还没发现,盛清这个人,内心可真够强大的。丫还真以为宋年初不对他说,他就什么都不知道呢?宋年初现在在家里都快得忧郁症了。她还没事儿的人似的,打电话约他吃饭呢。
  宋衍衡从来没这么厌恶一个人过,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世交情面,一溜的开骂。
  “盛清,我第一次这么佩服一个人,真的。我真想把你送解剖室看看你是什么做的。我怀疑你真的不是人,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能像你这样。我听说一种叫人渣的人。我以为他们也是生下来的,见到你,我怀疑。其实人渣真的是那种谁也不要的渣滓,安了猪狗的心肺,做成的人。盛清,你说我这个猜测有没有道理?”
  盛清愣了许久。才重新笑着开了口。宋衍衡听得分明,盛清的笑声很勉强。
  “衍衡你说的是什么呀。我做错什么事了吗?怎么你突然会生我的气呢?”
  宋衍衡顿时一句都不想再多说,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他浪费口舌。
  “盛清,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宋年初吗?她宁愿损人一万自损八千的、正大光明的对待讨厌的人。也不会为了保全自己,背后使计。你这辈子都比不上她。”
  挂了电话,宋衍衡扔了手机。手指敲着方向盘,思考着要去哪里。
  最终。叫上了江淮南,去了酒吧。
  要了瓶红酒,江淮南细心的帮宋衍衡加了冰,先和宋衍衡碰了一杯。这才开口道:“看你这样子,还是因为年初?”
  宋衍衡没有急着答话。慢慢喝完一杯酒,自己又倒了一杯,加满了冰。
  “以前我也是不喜欢年初来这种地方。现在,别说她是要来这种地方,就是千欢,我也让她去。”
  “她到底怎么样了,不行就必须得看心理医生了,再让她自己呆着,情况更严重。”
  宋衍衡彻底不开口了。
  眼下他们两个的事,都因为宋年初的状况,被钉在钉子上止步不前。
  要只是止步不前也就算了,偏宋云茂又闹了“女朋友”这出。宋衍衡猜到,宋云茂是从今天的事情意识到了点什么。
  在赵之琳面前,他没想着避讳。原因是宋年初现在这样,赵之琳也不可能对她姑娘采取什么强硬措施。
  宋云茂可不一样了,宋年初又不是他亲生的,他要是嫌宋年初碍事,别说宋年初现在只是心理问题,就是姑娘病的奄奄一息了,他也能狠得下心给人送到南非那边去。
  他宋衍衡能舍得吗?
  酒吧很热闹,人头攒动的。还有人端着酒过来,向两人搭讪。
  俩人都是万年禁欲系的,理都不理。
  “其实我一直觉得,你家年初太复杂了。要是能和熙羽一样简单就好了。就像这里的姑娘,”江淮南看着舞池里跳的酣畅淋漓的女孩儿,“喜怒哀乐,想要什么都挂在脸上,最起码活的不那么累。”
  宋衍衡冷清的目光在舞池里过了一遍,触到一处特别拥挤的地方时,变了脸色,推开手边的酒杯站了起来。
  “怎么了,你看到谁了?”
  穿过重重人群,宋衍衡往那一处扎。人群中,是一个小姑娘,笑的特别开心的跳舞,身边围着好几个男的。那几个男的一看就是心术不正,目光一直在那小姑娘身上那几个位置打转。有的还可以的往姑娘身上贴。
  小姑娘不知道是太单纯了,还是玩的太嗨,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还觉得挺开心的。
  宋衍衡上前给人揪了出来。
  射灯下,小姑娘一张小脸精致小巧,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眼睛笑起来弯成一道月牙,齐刘海儿看上去乖巧可爱。
  姑娘冷不防被人揪了出来,嘟着嘴不满的跺脚:“干嘛呀,人家玩的正开心。”一抬头看到宋衍衡,顿时乐了,一把抱住宋衍衡的腰,靠在了他怀里,“衍衡哥哥,真是太巧啦,你怎么也在这儿呢?”
  宋衍衡给人推了出来,皱眉看着那姑娘,冷声说:“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再让我在夜店里碰到你,打断你的腿。”
  射灯在宋衍衡脸上投下斑驳的阴影,像是一堵古老的墙,带着晦涩难懂的岁月符号,让人不敢轻易破解。
  那小姑娘却像是一点都不怕,看到这样的宋衍衡,也不觉得难以接近,而是又上去抱住了宋衍衡,蹭着宋衍衡撒娇:“人家回国觉得无聊嘛。我这是第一次来,真的是第一次来哦。你就看在我是初犯,饶过我这一回吧。求你了衍衡哥哥~”
  “我要是信你墨小白的话,我就不姓宋了。”宋衍衡拉着小姑娘,回到他的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