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零四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宋衍衡一听那语气,就知道,大家伙这是要为宋年初打抱不平呢。? ?·
  开车赴鸿门宴。
  六个人,团团将宋衍衡围在中间。大理石桌子上,摆满了酒杯。杯子里,啤酒还正冒着泡泡。
  “喝,喝完再说。”
  刚才大家商量了一番,酒后吐真言。先灌酒再说。
  “我开车来的,不能喝酒。”
  开玩笑呢吧。宋衍衡粗粗算了一下,桌子上最少二十杯呢。虽然是啤酒,那也够呛的。
  “少废话,出了事儿我们顶着!”时宇一巴掌拍下去,杯子里的酒面颤了颤。
  要搁以前,时宇这一掌拍下去,大家少不了要讽刺他神经病。不过这次,大家纷纷赞许的看向他。
  时宇都要辛酸哭了。
  宋衍衡被一群人,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愣是还能保持着淡笑。
  宋衍衡淡淡挑眉,似笑非笑的问:“那我要出了车祸,你还能代替我在外面蹦哒?”
  蹦哒?
  一堆人你看我、我看你,对宋衍衡现在的桃花烂摊子,不感兴趣。谁也不想替他蹦哒。? ?? ? ?·
  “不喝也可以。”
  江云霏就坐在宋衍衡的对面,背脊挺直,长直直垂落肩头,高雅的靠在身后的沙上,俯视着宋衍衡,试图在精神上碾压他。
  “把你做的那些昧良心的事儿,老老实实的交代了。”
  “昧良心的事儿,我可没少做,你指的哪一件?”
  江云霏学着时宇,一拍桌子,柔和的脸上愣是带起了一股子凌厉:“少油嘴滑舌!”
  宋衍衡轻轻一笑,慢悠悠的拿起手边的红酒,自己给自己倒了杯,又慢悠悠的喝了口,这才开口:“你们是想问墨小白?”
  见宋衍衡主动扯到正题,大家眼里的光被点亮了。坐着了身体,等着听八卦。
  “我和墨小白,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周熙羽一拍桌子:“屁,只要没被抓奸在床。谁都能这样解释!”
  宋衍衡做出顿悟的样子,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看向江淮南:“哦,这样啊。熙羽你很了解嘛。”
  这是,在讽刺江淮南了。
  “别岔开话题。你和年初、和墨小白,到底怎么回事儿?”江淮南一拍桌子。这张桌子,今儿也不知道到了什么霉,被一堆人拍来拍去。
  “前几天,盛渊被拘留了,你们知道吧?”
  “当然了,圈子里都当笑话听了。? ??? ? ? ?·难道,是你做的手脚?”
  “他要进大院看年初,正好被我撞见了。我让门卫把他送警局了。”
  楚汐竖起了大拇指:“师兄,你还是这么心狠手辣。”
  “他爷爷求人。求到我这儿来了。正好那天,年初的事儿缓了缓,我就过去警局,把他带回去了。
  丫要见年初,我同意了,就把他带我家里去了。正好我爸、赵姨都在。赵姨大概是猜到我和年初的事儿了,对我的态度明显有点变味,就避讳着我上楼见年初。
  你们都知道,年初这事儿,都是盛清闹出来的。我当然没给盛渊好脸子。
  我爸那是什么人。我估计他也察觉到不对味儿,先是问了我和盛清的关系。我能说和盛清有联系嘛?当然不能。
  结果,早先我骗我爸,说我有女朋友。我爸就追问起我那个女朋友的事儿了。让我带人。
  不带人?年初肯定遭殃。正愁呢,晚上就在酒吧里碰到了墨小白,这淮南知道。之前我真不知道她来了中国,她压根没对我说。我一想,姑娘正合适,就拉来应急了。就这么一回事儿。”
  一堆人。认认真真的听完,好一阵儿都没有人说话。
  其实呢,说宋衍衡劈腿,大家还真不信。宋衍衡又不是没脑子,就算是玩玩,也不可能找自个儿妹妹。傻了吗?传出去,宋家那得受多大打击。
  宋衍衡是真喜欢宋年初,大家看得出来。大家也愿意相信他。今儿叫他过来,就是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毕竟,相信宋衍衡,和八卦墨小白,并不冲突呀。
  有这么劲爆的一个人横空出世,大家伙谁不开着车飞奔而来,排排坐,听八卦?
  沉默了好一会儿,是江云霏先开了口。“那你和墨小白的关系,年初知道吗?”
  一句话,直逼宋衍衡心防。宋大少可以面不改色,轻轻松松和这么一堆人解释,可是宋年初那边······
  山雨欲来风满楼呀!
  宋衍衡还是喝了好多酒——不是被人灌的。想起今天白天,宋年初孑然一身,默默站在门廊下的样子,宋衍衡自己就拿着酒杯,灌了起来。
  一堆人聊会儿,也就散了。宋衍衡口里说着,喝酒不能开车,但丫还是毫无顾虑的,车门一关,飞奔而去。
  已经是夜深人静,小区里悄无声息。困意夹杂着醉意,宋衍衡把一辆车开的飞快,就想快点回家休息。
  绕过花坛时,昏暗的花影下突然出现一个人影。
  刹车声犀利刺耳。
  宋衍衡心跳的厉害,所有的困意一下飞离而去,酒也醒了。
  在看到车前那熟悉的人影时,更是惊了一身冷汗。
  宋年初静静站在车前,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里潮湿沉重,就那么深深看着车里的宋衍衡。
  就好像,身前那差一点就要从她身上碾压过的车,根本就不存在。
  宋衍衡深深吸了口气,粗鲁的解开安全带,下车“砰”的一声踹上了车门。
  “宋年初你有没有长眼睛,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举动有多危险?!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刹车不及时的话,怎么办?!”
  宋年初却平静异常,轻轻点头:“我知道啊,我当然知道。”
  “知道你还往我车前跑?!”
  宋年初的嗓音依旧轻轻细细:“我怕你不愿意见我。”
  宋衍衡错愕的对上宋年初的眼睛,这才现,宋年初的眼睛笼了层淡淡的水汽。
  灯光昏暗,若是不仔细,根本就看不到。
  姑娘这是,真的难过了。
  宋衍衡的心,一瞬间就静了下来。
  他上前,伸手触到宋年初的脸。宋年初的皮肤很凉。尾夏,夜里也带着沁入皮骨的凉意。
  附: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