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零七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只能下车步行。?? ·可是看到前方攒动的人群,宋年初有些犹豫。
  那么多人里面,一定有很多,是知道前几天她在网上的那些事的吧。
  “年初姐姐!”
  正踌躇间,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宋年初向窗外一望,只见墨小白欢欢乐乐的跑了过来,身后,是同样欢快的周熙羽,还有笑容晴暖的江云霏。
  误会解开之后,这群人,还是挺喜欢活泼可爱的墨小白的。
  墨小白跑到车前,敲着车窗:“车开不进去里面的,快下来啊,我们特意来接你的。”
  宋年初开了车门,一脚还没沾地儿呢,周熙羽很是粗鲁的给丫拉下来了。
  “不是我说你,宋年初,你什么时候这么没出息了?地上有根钉扎了脚,难道你以后就再也不走路啦?你是学法律的耶,难道不是要拿着钉子,去寻找主人,打官司索要赔偿吗?!”
  周熙羽这个人,小事上,她迷迷糊糊没心没肺。但是一遇上大事,比谁都明白。
  “没错年初,让她坐牢!”
  自从盛渊在看守所里关了三四天后,就对那个地方情有独钟。
  宋年初莫默不作声,只当没听见这人叫嚷着,把他堂姐给关进监狱去。?????   ·
  盛渊不愧是大手笔,虽然是一个麻辣烫店,但格调堪比星级餐厅了。里面餐具、桌椅,全部采用魔幻色彩,而且每张桌子、每个桌上的摆件,没有一个是重复的。
  “天呀,这里简直就是一个魔幻周边的收藏馆!哇塞,我的冰雪狼巨剑!”
  周熙羽一把拔出挂在墙上的剑,指着宋年初,挺胸抬头,很得瑟:“帅不帅?”
  宋年初点头:“帅,来,摆一个做作的造型。我给你拍张照。”
  “好——啊,年初!”
  周熙羽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被人撞了一下,直直朝前扑去。
  倒下去的时候。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手中的那把剑虽然没开刃,但要是这样朝宋年初刺过去,后果也不堪设想。
  楚汐眼疾手快,不比这些菜鸟。一脚踢上周熙羽的脚腕。
  原本直直扑向宋年初的周熙羽。侧身摔倒在地上。
  剑落地的声音,清脆的响起。周熙羽松了口气。摔一跤事儿小,真用剑伤到了人,就麻烦了。
  江云霏将周熙羽从地上扶起来:“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刚才好像有人撞了我 ?·”
  因为主题限制,大厅里灯光昏暗,将原本就奇异的摆件,显得更加诡谲。
  而且厅里路线曲曲折折,弯弯绕绕,像是在山洞中行走。神秘难测。
  周熙羽往身后看去,哪里还看得到一个人影?
  宋年初刚才也被吓了一跳。姑娘家都胆小,看着一把寒光凛凛的剑往自己身上刺,惊的都动不了了。
  现在回过神儿,也恍惚觉得,方才周熙羽身后确实有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厅里灯光昏暗,她又没太注意,也没看清楚那个人的长相。
  只知道,那个人。穿了一件天青色纱裙。
  宋年初知道,那件衣服的主人,针对的,是她。
  “年初姐姐!”
  墨小白抱着个礼盒跑了过来:“你快来看呀。这是samue1让我交给你的礼服。很快剪彩仪式就要开始了,你快换上吧,外面人级多,好热闹呢!”
  墨小白也是魔幻爱好者。他们这些人,时常会去一个网站交流收藏。墨小白和盛渊,都是那个网站的成员。
  之前在国外。几百个网站成员的,几百个不同国度的人,举行过一次大型聚会。墨小白和盛渊,就是在那次聚会里认识的。
  “红包呢?”
  宋年初可是和盛渊说好了,剪彩可以,但一定要准备一个级级大的红包,她才愿意。
  “samue1说了,剪彩仪式结束之后,这件衣服,你可以拿回家。”墨小白笑的特别灿烂。
  “就一件衣服而已,也太小气了吧?”周熙羽不乐意了,上去拆礼盒,“我们年初剪彩,起码要五位数才行吧!”
  “小气?”墨小白瞪大眼睛,眼里冒星星,“那年初姐姐,我给你包个大红包,你把这件衣服送给我行不行呀?”
  礼盒拆开,周熙羽拿着衣服,一抖,那件熠熠生辉的礼服出现在众人面前。
  是一条薄绿色长裙,没有过多工艺,着重于剪裁和线条。裙上通体采用镀色提花工艺,点缀着棵棵幽兰,枝叶全部都是绿玉缀成,碧绿通翠。幽兰开花,花瓣是由粉水晶一颗颗攒成,颜色鲜亮,比真花还要漂亮。兰花的轮廓,是用金线勾边,不使衣服落入素雅。
  从衣服的材质,到衣服的剪裁,还有它的市场价值,都是有价无市的顶尖产品。
  “哇塞,盛渊真是大手笔啊!”周熙羽眼睛要冒出火来,衣服往宋年初手上一塞,“快换上,让我看看!”
  宋年初就到洗手间里去换。墨小白本来是要她去办公室的,但宋年初刚刚吃过一次亏,怕了。
  刚才还有人想暗害她呢,估计那个人,也极有可能猜到宋年初要去办公室换衣服。
  五星级酒店那种地方,盛清都能安装摄像。今天刚开业、鱼龙混杂的饭店,装个摄像就更简单了。她才不傻着往人家挖的坑里跳呢。
  江云霏深解其中之道,陪着宋年初去了洗手间,看了确实没异样,这才放心。
  宋年初换好衣服,出来化妆,对着镜子里的江云霏笑:“感觉好好笑呀,突然变得疑神疑鬼的,都不像自己了。”
  江云霏笑了笑,笑容清浅,却总有一种让人想要深入琢磨的**。
  “你这很正常。注意一点是好的。”
  宋年初闷闷的想,江云霏曾经和廖纪川,好像也有过一段不好的日子。廖纪川那样的人,和宋衍衡一样,总是会被很多人当做跳板,想要接近。江云霏曾经,也经常遇到过她这样的事情吧?
  似乎每个人、每段感情中,都会遇到一些敌人。无可避免的。
  总不能因噎废食。
  宋姑娘想通了,高兴了,刚化过妆的脸桃花一般,明艳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