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零九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宋衍衡也不在意:“盛渊要帮你,盛清却要毁你。这次就是我不动手,你在c城,也不会过得轻松。”
  唐亦词的眉头一瞬间紧皱,但很快,又平静如初。
  “衍衡,你不就是想套我和盛清的关系嘛?你想知道,为什么盛清那么对我,我还要帮她陷害宋年初。我偏不告诉你。就算你这次真的要彻底毁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我不会毁了你,也不会让盛清毁了你。”宋衍衡浅笑,却没有人看得出来,这笑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唐亦词也看不出。
  宋衍衡却淡然的,像是日常聊天:“一段时间不见,你真变了许多。”
  “是嘛?”唐亦词勾勾唇角,“你看你的女朋友,从我开始,到这位小萝莉,都是不同风格,你还是真爱尝试不同种类啊。既然,你说我现在变了,那有没有兴趣,和我重新开始啊?”
  唐亦词不说,宋衍衡还真没发现,从开始到现在,围在他身边的,还真是各种性格的美女。
  “我还真没兴趣。”
  宋衍衡笑着,拉着墨小白绕过唐亦词,离开了。
  唐亦词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
  她默默的想,刚才宋衍衡走的那样痛快,是实实在在没有一丝眷恋了吧?
  宋年初刚才,是从餐厅小门进来的。剪彩仪式快要开始了,她和盛渊一起出去。
  到了正门,眼前的阵仗,快要把宋年初给震慑住了。
  宋年初也不是没见过世面。想当初,羲和开业的时候,她也请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歌手来助阵。吸引了不少少男少女,还真挺热闹的。
  不过呢,现在这阵势,热闹这个词,已经不够分量了。
  这一条路已经瘫痪,这就不必说了。更为恐怖的是,这里直接发生了——踩踏事件。
  这直接让宋年初联想到了。那次看演唱会的阴影。
  周熙羽是个脑抽。这是大家都承认的事实。但是多数情况下,周熙羽脑抽犯了,总是要拉个人。和她一起抽风。
  宋年初总是不幸的中枪。
  看演唱会也是个挺开心的事儿。如果开演唱会的那个人,没那么多脑残粉的话。
  宋姑娘平生最大的特色:散漫。丫做梦都想做一只树懒。结果呢,一个懒拖拖的小姑娘,那次演唱会入场的时候。都要被挤哭了。
  宋年初头发都被人拽掉了好几根。身上带的东西,要不是拼死的护住。铁定就淹没在人潮中了。
  更别说被人踩。
  关于被踩,经过那次,宋年初可是深有体会。运动鞋、板鞋还好,受力面积比较大。疼痛度比较小。钉鞋、高跟鞋那可就要死人了。特别是细跟的鞋,踩到脚上,那和被针戳。没什么两样。
  宋年初当时脚疼的都走不了路了。回到家一看,脚面一片青紫。一个多星期才慢慢的好。
  从那以后。宋年初对人多的地方,就有了恐惧,只觉得一双脚在隐隐作痛。
  此时此刻,宋年初看着面前的情形,毫不怀疑。如果现在她站在人群中,那她的一双脚可真的,别再想要了。
  宋年初觉得恐怖,可盛渊喜欢呀。
  看着面前被堵的水泄不通的人群,盛渊得意的凑到宋年初面前——不凑近,说话声都听不清。
  “怎么样,不错吧?我可是把sl组合请来了。”
  宋年初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向右侧被人层层包围的舞台。
  可不是那个这两年风头正盛的sl组合嘛!
  “哇塞,竟然是sl!”
  周熙羽从饭店里出来,看到舞台上的人,跳起来抓住宋年初的手,激动的满怀热泪注视宋年初:“我和年初,去年还看过他们的演唱会!”
  周熙羽都快自豪的哭了。
  可不正是他们嘛,可不正是一段神奇的孽缘嘛。宋年初可算是知道,为什么这里这么多人了。
  免费的演唱会呢,sl的粉丝还不都从全国各地、前仆后继的赶过来!
  “卧槽,请的这是什么鬼?妈的智障!”时宇一出门,就来了这么一句。
  还别说,虽然宋姑娘一直觉得,时宇这个人不靠谱。但是时宇刚才那句话,真的说出了宋年初心声,砰砰跳动的心声。
  周熙羽跳过去,和时宇打作一团。
  江淮南阴着脸,过去拉人。
  舞台上,sl组合唱完最后一首歌,主持人上台。看到主持人,宋年初又震惊了。
  那可不是某台一姐嘛。
  这阵仗,像是一家麻辣烫店开业吗?这麻辣烫,还是那个质朴、大众的麻辣烫嘛?
  宋年初上台时,有一种明显的错觉:她不是参加开业典礼,她是在参加春晚。
  宋姑娘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了,但还是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放谁身上,都会紧张的。面前那一街的观众,也就算了。就连二三楼林立的店铺前的栏杆上,都趴满了人,纷纷拿热切的目光注视着舞台。
  简直是个挑战。
  宋年初淡然的从托盘上拿起金剪子、淡然的走到缎带面前、淡然的面对众人,等待主持人说完嘱咐的话、淡然的,拿起剪刀,剪开绸带。
  纷纷扬扬的彩纸从上空落下,撒了宋年初一身,一片繁华。
  完成的很顺利,宋年初觉得自己真的很有出息,当着这上千名观众,竟然没有怯场。
  宋年初和盛渊一起喝了酒,这才转身下台。
  宋衍衡就在台阶上等她。宋年初得意的朝他伸出手,白白嫩嫩的手,玉雕成的一般。
  宋衍衡握住宋年初的手,牵她下台,毫不吝惜的夸她:“年初,你也没有经过训练啊,怎么表现的那么好?”
  “真的嘛,也没有那么棒啦。”宋年初笑的眼睛弯弯,毫没诚意的谦虚。
  “真的很好,我都录下来了,不信,回头你自己看看。”
  宋年初开心的不得了,这还是她第一次上台参加这么大型的活动呢。以前参加那小小的演讲比赛呀,底下连三四百个观众都不到呢。
  姑娘激动的不得了,好多话要说呢,却突然听到人群中传来的声音。
  “刚才那个剪彩的是谁啊,看着有点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