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尹曜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独自一人行走了十几年。一个活泼娇气的姑娘,突然成了掉进农村的枯井里一天一夜,也没人发现的野草。
  那一天一夜里,她疯狂思念以前的人、事。甚至她欺负过的尚铭、她用来吓唬尚铭的那只蜘蛛。
  她很想见见他们,然后紧紧抓住他们不放,就像抓住曾经美好的时光。
  尹曜不喜欢尚铭。尚铭为人,要求自己必须活的清清楚楚,每个人对他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他都要知道。
  因此,利益为重的他,才会把尹曜当成朋友,打打闹闹,亲近的让别人觉得不可思议。
  尹曜单纯的对他好,别无所求。他原因以诚相待。
  谁知道会发生那种事呢。
  后悔的话,以后再说。尚铭最担心的事,这件事会打击到尹曜。
  一个从小亲人逝世、寄人篱下的姑娘,无论外表多么活泼,心里肯定有阴影。尚铭怕尹曜心里的阴影在这次打击下,爆发出来。
  “我试试。”
  宋年初挂了电话,给尹曜打过去。果然,手机关机。
  到了现在,宋年初也担心尹曜的情况,又给尚铭打过去:“你等我,我现在就去武汉。”
  为了尽早赶到武汉,宋年初还劳驾了沈肖安。请他订了最近的机票,正好是一个多小时后。沈肖安安排了人提前交换了登机牌。宋年初赶到的时候,直接就过安检,登了机。
  到了武汉,尚铭就派人去接宋年初。宋年初没先去见尚铭,直接让司机开到了W大。
  宋年初跟尹曜,也不过是泛泛之交。对尹曜的家庭情况,并不是很了解。对尹曜的朋友圈也不了解。
  她也只能去尹曜的学校,询问尹曜同学,关于她的情况。
  没有太多周折,尹曜就在宿舍里。
  尹曜的宿舍在樱花大道上。四周树叶茂密。民国式的建筑顶尖,在绿叶间若隐若现。
  尚铭站在一棵大树下。阳光照在他身上,将他的眼睛、皮肤变得干净清澈。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等候在女生宿舍下的大学生。
  “你先进去看看她吧。我想最好。在她同意的情况下,见她。”
  宋年初点点头。利落的马尾垂落在肩头,在她白皙的颈间轻微骚动。宋年初也没在意,点点头说:“好。”
  宋年初找到尹曜的宿舍,敲了敲门。屋里有一道低沉的声音请她进去。
  宋年初推开门。一股淡淡的凉意袭来。已经立秋了,宿舍里却还开着空调。
  六人间的宿舍,空荡荡又安静。只有最里面靠阳台的床位,微隆的被子下显现出一道纤瘦的轮廓。正是尹曜。
  冷气很大,尹曜只盖着薄薄的空调被,因此整个人冷的蜷缩在被子里。
  宋年初走到那张床铺前,轻声开口喊她:“阿曜。”
  被子里的人动了动。但是,尹曜最终也没出来。
  宋年初接着说:“尚铭想见你一面。他就在宿舍外面呢。”
  薄被下面,出现了连续的、细微的抖动。宋年初看的出来,尹曜是在哭。不发出声音的哭。
  宋年初微微俯身。动作轻柔的掀开一角被子。尹曜黑色的头发和饱满的额头出现在被子下,显得柔软而苍白。
  “阿曜,给这件事一个解决的机会,不要让它走进死胡同里好吗?”
  尹曜的哭声从被子底下传了出来。她声音纤细低沉,带着无助和迷茫:“解决,怎么解决呢?到了现在,怎么解决才能回到原来的样子?”
  一个女孩儿,在还是女孩儿的时候,对感情充满着无限敬仰。她们会把爱情,当成生命的救赎与温暖。为了这份信仰。她们会把最美好的东西保留着。等到爱情来的时候,她们会伸手,把这些给他看:“呐,这是我小心呵护的。现在。我把它们都给你。你一定要好好对待它们呀。”
  而尹曜的美好,全部折断在尚铭身上。
  尹曜根本就没机会看到她们最灿烂的那次绽放。
  尹曜没办法接受,她不愿意见尚铭。
  宋年初去告诉尚铭。尚铭站在宿舍楼下,接受着各路人物的膜拜的目光,依旧平稳如斯,不为所动。
  见到宋年初和尚铭同框。还有一个女生,跑过去要签名,一脸兴奋的问:“你们这,还是在拍节目嘛?”
  宋年初客气的笑了笑,接过女生递来的纸笔,匆匆写了个名字。然后她看了眼心神不定的尚铭,抱歉的解释:“我们有点私事,不太方便。等等你私信他,让他寄签名给你,好嘛?”
  宋年初修养这一二十年,礼貌方面能打八十分。都是赵之琳请人专门培养的。周熙羽她们也学过,不足为奇。
  事实证明,学习这些很有用。那个女生拿到签名,很高兴:“哇,我发现你真的很好耶。那些黑你的人一定是嫉妒你。安啦,我挺你。”
  尚铭表情收敛,平时一贯的张扬都没了。这是他认真考虑一件事情才有的样子。
  “我上去找她。”
  生意人,讲究的是利落。拖拖拉拉可不是尚铭的作风。
  “等一下,”宋年初叫住尚铭,等尚铭回过身,才开口,“要不你明白再找她吧。给她一天缓冲的时间。就算是要好好谈谈,也要她情绪稳定才行呀。”
  尚铭想了想,点头:“好,我明天再来。”
  不是尚铭轻易遵从宋年初的话。尚铭突然就想起那天,尹曜向他讲起往事。
  还是残留在尹曜最深处记忆的那次。尹曜掉在枯井里,一天一夜。
  大概是记忆里最痛的一次,所以提起往事,尹曜最先提起的,就是这件事儿。
  小时候尹曜爱玩儿。那时她刚从C城回老家,良好的生活条件,让她在一堆小村庄脏衣服的孩子里面,有着优越的自豪感。她常带着周围的孩子四处捣乱,毁庄稼、揭房顶,什么都干得出来。
  村子里的大人,对这位姑娘的父母,抱着扭曲的嫉妒。这种嫉妒,在尹曜精致的五官、华丽的衣服和一口标准甜美的普通话身上,得到继承。他们一直针对尹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