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四十一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还有盛渊,一直帮着宋年初这个外人说话。
  紧接着在宴会上,盛清看到了墨小白,被人众星捧月,接受着赞美和祝福。就连原本应该恨她的宋年初,也是真心的为她高兴。
  这个世界,让盛清疑惑了。
  盛清又愤怒、又不解。她不想再在这个和她格格不入的场合待下去了。她甚至没有心情再看她精心设计了半个月的那出戏。
  但她也不会让宋年初好过。
  临走前,盛清走到宋年初身边,说出了那句一直压抑在她心里的话:“好戏才开始呢。”
  看到宋年初瞬间警觉的样子,她开心了。宋年初不是关心墨小白嘛,那她就让宋年初心里不舒服。
  结果,墨小白生日宴并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听说气氛一直很欢快,一点状况也没出。
  唯一一点谈资就是,盛清这个前桃花,出席现任桃花的生日会。心大的让人震惊。
  盛清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Adolph明明去墨小白的生日会了,他却什么都没做。难道他就静静的看着墨小白和宋衍衡秀恩爱?
  和宋年初那个怪胎一样?
  盛清觉得,最近一段时间,自己的人生观被宋年初他们,彻彻底底的摧毁了。
  盛清在网上继续给Adolph发消息,Adolph一次都没有再回过她。她再发,发现Adolph已经默不作声的拉黑了她。
  盛清把平板,从二十多层的高楼扔了下去。
  平板掉进了下面的小溪里,并没有砸到人。但却吓到了路过的一个孩子。很快大人又领着孩子上来。
  什么事都不顺。
  盛清也不顾会不会被盛渊骂,她直接去了盛渊住的地方,用盛渊的电脑,找到了Adolph的联系方式,约Adolph见面。
  地点是Adolph定的。盛清不敢自己定,怕被Adolph看出,她是假冒的盛渊。
  约到Adolph,盛清删掉聊天记录。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离开。
  Adolph可是个不折不扣的色徒。就算到异国,他是一心往酒吧里钻。
  所以,Adolph约在了酒吧见面。盛清一点都不意外。
  盛清开车赶到那家名叫“蓝色”的酒吧。
  酒吧装修大气诡谲,很多人进进出出,很热闹。
  盛清把车停下,刚下车就看到Adolph正好走进“蓝色”。她追了上去,被人拦在门口。
  盛清太心急。没注意到一个怪状——“蓝色”虽然和热闹,但进出的,都是男的。一个女的也没有。
  “对不起,这里女的不能进。”
  盛清着实愣了一下,她还从来没见过不然女的进的酒吧呢。
  “为什么?”
  那人指了一下水晶灯串成的招牌,“蓝色”两个字闪闪发光。
  “蓝色,知道什么意思嘛?谐音,男色。我们这是同性酒吧,小姐。”
  盛清怒了:“你才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盛清不明白为什么。仿佛全世界都要和她作对。
  “你怎么随便骂人呢,我叫你小姐,是尊重你呢!”
  “我需要你的尊重嘛!你以为你是谁?叫你们老板出来,我今天就要问问你们老板,我盛清今天就是要进去,我就看他敢不敢拦我!”
  在南方,还没几个敢惹盛家的。盛清从小打大,从来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盛清一个姑娘,在同性恋酒吧门口,大闹着要进去。来来往往的人都开始围观。心想这个姑娘,是不是男朋友在里面,要进去抓人?
  尴尬间,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你找这里的老板做什么?”
  盛清回身。看到了江淮南。盛清嘴角勾出一抹笑,并无半点笑意。问他:“你是这里的老板?”
  话里,还带着一丝鄙夷。她想,周熙羽平时不是很得瑟嘛?她可不知道自己未婚夫开了家同性恋酒吧吧?
  开这种酒吧的,本身有几个正常的?
  江淮南脸上却没有什么别扭的表情,他淡然开口:“我朋友的店。”
  他才不会说。这是时宇闲着无聊,开来玩儿的。
  朋友的店呀,盛清心里冷笑。“既然如此,我想跟你说也是一样的。我见过不少同性恋酒吧,可也从来没有哪一家,是不让女生进的。你不觉得,这个规定很不合理嘛?”
  另一道声音传了出来:“合不合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还从来没有姑娘,跟一个男的约在同性恋酒吧见面的。”
  “蓝色”的入口处,Adolph靠在大理石拱门上,似笑非笑的看住盛清。
  Adolph的汉语很棒。他长期混迹于唐人街那种地方,接触的人有很多是说汉语的。再加上,后来来了一个墨小白,整日在他耳边念叨汉语。虽然他的腔调还是生硬的外国腔,但是一字一句,连讽刺的语气,都分外清晰。
  盛清惊愕了。她看住Adolph,问:“你知道是我约的你?”
  “不然呢?我为什么要约盛渊来同性恋酒吧?我们又不是同性恋。我就是在逗你玩儿呀。”
  Adolph笑的很灿烂,看在盛清眼里,想揍他一顿。
  “不是说,中国的姑娘矜持大方嘛?怎么我接触的这两个,都那么热情奔放。我都把你拉黑了,你还用盛渊的号来约我。怎么,对我爱的无法自拔呀?”
  Adolph的成语很棒,这可都是当初,墨小白逼成的。
  面对这种流氓,盛清只有被气得吐血的份儿。盛清不跟他一般见识。“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Adolph爽快点头:“好呀,我早就在这附近找到了一家酒店。”
  盛清气的紧紧咬着牙齿,一字一句的说:“我想和你谈谈墨小白的事儿。”
  “OK,我们到床上谈,我一定知无不言。”
  “滚蛋!”盛清气的一跺脚,转身就走。
  她是过来给人消遣来的嘛?!
  盛清转过身,却看到了盛渊,和宋衍衡。
  盛清知道,自己迟早是瞒不住的。做得越多,暴露的就越多,她早就不奢望在宋衍衡面前,保持着温婉大方的样子了。
  保不保持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已经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宋衍衡不喜欢她。
  很久很久以前——其实这段感情真正开始,是半年多以前的事儿。但经历了那么多,在她心上的划过的痕迹,久到她都有些看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