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最开始,盛清希望着,自己在宋衍衡心里,是一副美好善良的样子。能够得到宋衍衡的呵护和关爱。
  但是现在,她只希望留在宋衍衡身边。就算是用手段,就算宋衍衡不喜欢她,只要能留在宋衍衡身边,也可以。
  经历了绝望,感情到最后,就只剩下了那苟延残喘的不甘。
  盛清站在原地,感觉到心里,竟然变得无比的平静。她冲宋衍衡笑了:“原来,你一直都知道呀。”
  这样的盛清,没有任何伪装,宋衍衡看着,觉得顺眼多了。“我不知道,才比较困难。”
  盛清点头:“是呀,还有什么,能是你不知道的呢。”
  C城虽大,可抵不过宋家织的大而密的人脉网。Adolph人在国外,然而宋衍衡想要联络上他,简直轻而易举。
  盛清觉得自己傻瓜似的,自以为是的辛苦密谋,在别人眼里却不值一提,轻而易举的就攻破了她所有的努力。
  街头冷清幽谧,盛清唇边带笑,像是开到荼蘼的花儿。“那你知不知道,绝望到最后,会变成什么?”
  宋衍衡也笑,温润如玉,一如盛清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虽然此刻华灯初上,并没有灿烂日光和隆重登场。
  宋衍衡轻轻开了口:“自取灭亡。”
  盛清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笑容也顷刻间褪去,眼神飘忽的像是风中游丝。
  许久,盛清慢慢开口,声音纤细:“至少,也能够鱼死网破,她不能好过,就值了。”
  宋衍衡嘴角始终带着笑,目光却从盛清身上移走了。冰冷的视线,一点都不想要再触及到她。
  “你亲眼看到了,这可是她选择的路。”
  “我长眼睛了。”盛渊白了宋衍衡一眼。走了。也没有去看盛清。
  宋衍衡最后含笑看了眼盛清,那一眼,意味深长。但盛清明白。
  宋衍衡紧接着也走了。盛清看着宋衍衡的背影,在迷离的夜色里模糊不清。心里一阵一阵的抽痛。
  他拿她当敌人呢。盛清觉得心很累,所有的斗志呀、目标呀,在这一刻全部瘫软在地,烂泥一般。
  江淮南和Adolph也都离开了。
  Adolph走到盛清身边时,停了一下。依旧是那似笑非笑的样子,让被看得人一颗心像是被猫爪一样。
  “敢利用我的人很多。一般越笨的,下场越惨。你比墨小白差多了。”
  疲惫的盛清,再也承受不住任何冲击,发了疯似的冲Adolph吼:“你给我滚!”
  Adolph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像是一只野猫,眼神深邃而锐利,带着一股野性。
  盛清没有注意到。就是注意到,也为时已晚。
  盛清从没想过,自己一生的结局。会是因为一句冲动之言。
  夜已深沉,盛清醉醺醺的回到家,倒头就睡了,连灯都没开。她根本就没注意到,阳台上的两条漆黑的人影。
  盛清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这几天天气都不好,外面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就像盛清的心情一样,潮湿阴暗。
  盛清拿了一杯冰水,对着玻璃上凌乱的水痕,灌了下去。
  从喉咙凉到胃里。
  冷寂的房间传来一阵铃声,是盛清的手机。刚才。盛清也是被这铃声吵醒的。
  盛清摔了杯子,找出手机,发现是盛老爷子打来的。
  盛清接了。心情不好的她,除了话声低沉。但语气还是尊敬的。
  “爷爷,您找我有事儿吗?”盛清说话的同时,心里还有着一丝期望——盛老爷子能够察觉出她语气里的低沉,然后关心的问候她,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这样的话。盛清觉得,她或许能走出这场雨。
  但盛老爷子一生刚强,怎么也不可能从小女孩儿家的一句话里体会出什么。
  况且,老爷子正在气头上。“你给我马上滚回来!”
  然后,电话就挂掉了。
  盛清愣愣的看着手机,漆黑如墨的眼里,剔透的眼泪一颗颗坠落下去。
  “砰”的一声,盛清把手机砸向桌子上的鱼缸。鱼缸碎裂,里面的鲤鱼落到地上,不停的甩动。
  盛清也跌坐在地上,泣不成声。
  盛清出门前,扑了厚厚的粉。面色依旧白皙红润,温软如玉。
  无论何时,盛清都不想别人看到她脆弱的样子。到了现在盛清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因为骨子里太自卑,就会太要强,就会惧怕别人的同情。
  冰凉的雨丝打到脸上,带来丝丝冷意的时候,盛清突然觉得,宋年初要比自己强大的多了。
  至少,宋年初不自卑。
  盛清回了盛老爷子住的地方。盛老爷子和盛渊,还有她的妈妈都在——盛清的爸爸早在她上初中的时候,就去世了。
  是盛清熟悉的客厅,那里,坐着她用尽心思关心讨好的爷爷,坐着一心疼爱她的妈妈。
  现在,她的妈妈就在她爷爷面前,泪流满面。
  盛清站在她妈妈身后,叫盛老爷子:“爷爷。”
  盛老爷子一拐杖打到了盛清身上。
  盛清惊愕的愣在原地,好久没反应过来。
  盛老爷子是军人,体罚孩子这事儿,他常做过。
  就连盛渊,都曾被罚跪了一夜,高烧送了医院。
  但盛老爷子,还从没打过盛清。
  一方面是盛清乖巧懂事,另一方面,盛清是他爸爸唯一的孩子,盛老爷子还偏疼她一些。
  然而这次,盛老爷子二话没说就打了她。
  盛清妈妈抱住盛清,向盛老爷子认错:“阿清还小,做错事也是常有的。您就原谅她这一次吧,您不是一直很喜欢阿清的吗,我会让阿清给宋家道歉的,求您了。”
  果然是因为宋年初的事儿。
  盛清推开她妈妈,平视着盛老爷子,开口:“我并没有觉得我做错什么。如果宋年初有这个能耐,她尽管和我抢,我奉陪到底。难道就因为她笨、她没能力跟我比,您就认为是我欺负了她,是我错了,就要因此惩罚我?”
  盛老爷子气的脸色铁青:“我们盛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她笨?她比你聪明一万倍!你要是真聪明,你就不会用那些见不得人的办法,你现在丢的不仅是一个男人,你丢的还有你的底线你的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