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四十三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盛老爷子这一生,行事光明磊落。就是因为如此,他见不得现在越来越多的肮脏的交易,他才开始慢慢隐退。盛家也才开始慢慢败落。
  “爷爷,你的底线、你的良知让你得到了什么?这些年我们家为什么越来越差,你难道没有想过吗?不就是因为你坚持你的底线、你的良知吗?!您怎么做我是管不着,但你不能要求我也用你这种错误的方式错下去。我不是盛渊,我错不起!”
  “好,我管不住你,从今以后,我也没你这个孙女。”
  盛清一愣,很快就冷笑:“也好,我早就受够了这个家。”
  盛老爷子望着自己这个一向乖巧的孙女,气的身子都有些微微发抖。
  “行,真行,有骨气。盛渊,她这么看不起我们盛家的东西,你去,帮她把盛家的东西全都带回来。然后把她的姓给改了,姓盛,她还不配!”
  盛清冷冷的望着这个老人。
  这个人,她血液里留着的,是和他相同的血。因为他,才会有今天的她。也是因为他,她才会有过去那么多年富足的生活。
  但也是因为他,她这二十多年来活的像个奴隶,她的脑子里时刻谨记的,是如何讨好他。
  盛清不知道,世上还有几个姑娘,每天一醒来,首先想到的就是,今天要做些什么,让爷爷记得她这个孙女?
  她讨好了他这二十多年,曾有过亲人的温情,也有血脉的那种浓厚的羁绊。
  她以为,那份羁绊是这一辈子都无法斩断的。如今,他说断就断。
  像是切掉身体的一部分。疼的机会都没有,那个位置就突然空落落的了。
  这就是亲情,呵。
  盛清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盛家对盛清和她妈妈,还是挺照顾的。盛老爷子将手下一个利润很大的产业,给了盛清妈妈搭理。俩人生活很富足,比起盛清其他的堂姐妹,好多了。
  如今,盛老爷子把这处产业收了回去。盛清的妈妈又没有自己的生意。俩人甚至都没地方可以去。之前住的房子。都是以盛老爷子掏钱买的,户主当然是盛老爷子。
  盛清卡里还有余钱,但在C城买个还算不错的房子,那是远远不够的。
  脱离大小姐的生活,盛清开始看着卡里的钱。过日子。
  她们两个现在能靠的,也只有盛清那家杂志社。
  那家杂志社,是盛清一时兴起开的。也只是因为兴趣。平时她都不怎么打理的。
  现在却成了她的依靠。
  盛清不得不每天去杂志社,盘点这几年的账目。公司上下见到盛清天天来,都很惊讶。
  苏沅很头疼。她的直属上司就是盛清。原本盛清不常来,整间公司都是听她的。现在盛清来,还是带着脾气来的,她挨得骂最多。
  苏沅家虽然没盛家有钱,但也是娇生惯养出来的。被盛清摔东西骂的时候,姑娘气的都想和盛清对干。
  终于某一天。这两个大小姐之间的恩怨爆发了。
  苏沅还当家的时候,就请江云霏写稿。后来江云霏出了名,她就给江云霏开了个专栏。
  作者相对来讲,比较自由。但是呢,偶尔还是要去公司去看一看的。
  这天,江云霏正好去公司,正好在杂志社前台碰到了盛清。
  盛清自从离开了盛家,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处处维护着温柔大方的形象。
  盛清冷然看了眼江云霏,质问前台:“是谁请她来的?”
  前台不知道他们的恩恩怨怨。老实的回答:“江小姐是我们的专栏作者。”
  “谁聘用的她?!”
  和宋年初关系好的人,盛清一个都容忍不了。
  前台摇摇头:“这我不知道。”
  “把苏沅给我叫出来!”
  江云霏都懒得抬眼看盛清,直接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下,等苏沅过来。
  江云霏比宋年初还要傲、还要极端。她出手收拾人的时候。盛清还绑着头发认真听课呢。
  见盛清想炒了她,她心里就冷笑了。要不是看在苏沅的面子上,她早就甩手走人了。
  如今盛清早就不是盛家那个大小姐了,还在这儿耍小姐脾气呢。一个破杂志社,她江云霏今天想要开十家,明天就能垄断C城杂志市场。
  苏沅过来。看着满脸戾气的盛清,又看了看嘴角带着一抹冷讽的江云霏。瞬间了然。
  苏沅可是写杂志的,这点脑洞再没有,白在这个行业干这么多年了。
  苏沅嘴角一斜,笑着问盛清:“怎么了,有事儿不进里面说,在大厅杵着干什么呀。”
  盛清最听不得苏沅这种口气。明明她才是老板,但苏沅却一副“我是主人”的样子,过来招呼她。
  “苏沅,你别忘了,谁才是这家公司的老板。”
  苏沅轻轻一笑,看着盛清,漫不经心的说:“你呀,我知道是你呀。盛大小姐。”
  盛清被赶出盛家的事儿,在圈子里都传遍了。苏沅也从江云霏那里听说了。她就是故意要气盛清的。
  “既然你知道我是你的老板,就别拿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苏沅双手环胸,笑了:“嗬,那你说,我该怎么和你说话,盛大小姐?”
  “你!”也许是因为伪装太久的关系,盛清很少和人这么吵过架,被苏沅这个写惯宫斗对撕的**丝女神,瞬间秒杀。
  但盛清能动手呀。她面前就有一摞纸,盛清一把抓起大理石台上的纸,冲苏沅撒了过去:“你不用再过来了!”
  江云霏刚才一直在围观。不是她不去帮忙,她可比谁都了解苏沅,和苏沅吵架?再回去找街头的大妈练几年吧。
  “好了,终于结束了。”江云霏走过去,拉起苏沅。“我还有事儿,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为了庆祝你脱离苦海,我请你吃饭。”
  苏沅踩着一地的白纸,一走一颠的朝江云霏而去,高兴的和江云霏聊起了天儿。“该我请你才对,谢谢你今天过来,要不是你,我今天估计还走不了呢。”
  俩人旁如无人的聊着,丝毫没看到,前台那姑娘,眼睛又圆又直的看着她们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