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五十六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宋年初自己写了一大堆话,长长的红带子都快写不下了,才停笔。 ·
  拿着祈愿带去系的时候,宋年初扫了宋衍衡一眼,现他还没动笔呢。
  “你怎么不写呀?”
  宋衍衡瞅她:“写什么?你把你写的给我看看。”
  宋年初毫不避讳的,大大方方拿给他看。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希望自己高考顺利、希望家人身体健康、希望自己开开心心、希望自己顿顿有肉吃、天天有懒觉睡。
  宋衍衡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把红带递给宋年初,让她去挂。
  宋年初颠颠的接过:“那你快些哈。”然后跑过去,努力垫脚,把祈愿带挂的高高的。
  宋衍衡看着宋年初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冬日薄凉的阳光下透明的样子,走了神。
  宋年初跑回来,好奇的想看宋衍衡写了什么。哪知,红带子上依旧空空荡荡的。
  “你怎么不写啊?”
  宋衍衡又不信这个。“也没必要非写这个。我实在没什么能写的。”
  “你就没什么愿望?”
  “写了就能实现了?”
  宋年初皱皱眉,随机展颜,笑了:“不是为了能实现的。? ? ?·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下次我们再来,看到这次写的东西,是什么心情?”
  宋衍衡惊讶,宋年初竟然能有这么奇葩的想法。
  宋年初看到宋衍衡吃惊的样子,更得意:“再比如吧,你去别的地方玩儿,在那里留下一块许愿牌。下次我去,我看到了,又是什么样的心情?一定很高兴对不对?”
  “所以,下次出去玩儿,我都要在那里留下一块祈愿牌。”
  宋年初把笔拿起来,塞到宋衍衡手里:“写吧。无论写点什么都可以。随便写。”
  宋衍衡转了会儿笔,写了一个字:安。
  思来想去。他什么都好好的。能写的,也就这么一个字了。
  宋年初不满意,她还试图窥探一下宋衍衡的内心呢。
  宋衍衡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过去系带子。
  姑娘还小,不知道这一个字,到底包含了多少。
  不过三年后的宋年初,坐在异国他乡,看着那熟悉的笔记。终于读懂了那个字的含义。
  三年前,宋衍衡的安,是因为他有了 ?·那时,她也在他身边。
  一年前,宋衍衡在这里写下了安,因为他得到了自己追逐的那些。然而后面多出的那句,是因为他心里有了牵挂。
  宋年初抬头,看向老板,微笑着说:“麻烦你,能不能给我拿一块祈愿牌?”
  木质的崭新的祈愿牌放在手边。旁边,是那四个字的略显陈旧的牌子。
  宋年初拿起笔,也写了同样的四个字。
  老板笑着问:“这个人,你一定很爱他吧?”
  “对。”
  宋年初把自己的祈愿牌和宋衍衡那个,重新挂了上去。
  木栏后面,是低低的栅栏。后面是海。密密麻麻的红色祈愿牌在风中飘荡,映着后面的海天,宁静的让人想要长眠于此。
  宋年初再和一群人离开茶楼的时候,街上已经华灯初上了。高高悬挂的灯笼红彤彤的光,映着古式小楼。美丽繁复。
  “天呐,真的好美。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象。”
  “快看,那边有一群小孩子在放烟花,我们也去看看。”
  有人拉着宋年初往一堆放手摇花的小孩堆里跑。一个小摊子上。一人在放手摇花,好多小孩子都围着他要。
  他笑容灿烂,还细心的嘱咐这些孩子:“小心点,不要被烧到了。”
  他的头顶,两串红色的灯笼。身边,是烟花灿烂、笑容欢亮的孩子。璀璨灯光打在他脸上。柔和斑斓。
  宋年初看到他的脸时,愣住了。
  宋年初的同学都去找那人要烟花,然后兴奋的跑过去点燃,和一群小孩子在一起闹。
  宋年初被遗忘在一堆人群后,吃惊的看着那人,任欢声笑语、烟花繁盛在身边游荡。
  那人将最后几根烟花递给她,看着姑娘吃惊的样子,笑着取笑她:“再不拿,就被抢光了。”
  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是久别重逢的温暖的笑。
  宋年初没有接那几根烟花,而是愣愣的看着那人,轻声叫出他的名字。“盛渊。”
  盛渊拉着宋年初去面馆吃饭,边吃边吐槽:“我前几天的飞机到了这里,就一直在找你。给你了好多消息、打了好多电话,你都没有回。”
  宋年初看盛渊吃的开心,倒了一杯水给他,问:“来到这儿之后,我换了手机号。以前的那些社交软件也很少登6了。那,你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盛渊拿起手机,点开一个页面,给宋年初:“我每天都关注你的动态。一个多月了,终于有了你的消息。”
  页面上,是宋年初两个小时前,更新的动态。
  一张简单的图片,两个祈愿牌,同样的四个字。没有多余的只言片语。
  只有定位上,显示了宋年初所在的位置。
  短短的两个小时,下面已经有了上百条评论。
  有她的小粉丝们担心的询问,问她是不是和宋衍衡出问题了,为什么跑到国外去了。
  还有江云霏她们,嘱咐她好好照顾自己的话。
  宋年初往下刷评论。最后一条,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勿念。
  宋年初看着那两个字,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
  盛渊递过来一张纸巾:“我知道,你这条动态,是给他看的。我来之前见过他。我对他说,我要过来。他沉默了会儿,说,那也好。然后我又问他,有没有什么话让我带给你的?他又沉默了会儿,说,没有。”
  “他现在过得也挺好的。每天上班下班,和之前没什么两样。我听我爷爷说,宋爷爷又开始给他安排相亲。他有空的话,也会过去。”
  “你不用担心他,他总会再找到合适的人的。年初,你应该关心关心你,姑娘家重感情,更不容易放下。”
  宋年初接过纸巾,擦掉眼泪,笑了。姑娘素面净颜,笑起来像三月阳光,温暖清新。
  “你也不用担心我,我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