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女主求转正无弹窗全文阅读 > 女主求转正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有了宋衍衡,周熙羽也就不用辛苦的守在这里了。??  要·就每天跑到病房里,和宋年初说说话。其余时间,依旧按着自己的行程跑着玩儿。
  盛渊也只是两天来看她一次,每次过来,就只问下宋年初的病情,就走了。
  日子过得,倒像在c城,宋年初那场大病的时候。
  这天,周熙羽又过来了。江淮南陪着她。
  周熙羽占了宋衍衡的位置,在宋年初床边坐下,看着宋年初,笑眯眯的说:“我看你脸色好很多呀,看来前几天我给你送的东西,你都按时吃了呢。”
  宋年初生病后,周熙羽看她原本红润的脸,青白无血色,就搜罗了好多的营养品,往宋年初病床上送。
  宋年初都快吃吐了,脸色能不好嘛?
  宋年初也笑眯眯的回答:“多谢你那些东西了。”
  “倒是我呀,为了帮你买那些东西,不知道跑了多少条街,你看我这几天都瘦了!而且每天累得要死,吃的特别多,你不知道我胃口大的。”
  宋衍衡在旁边听着,疑惑。周熙羽这是,邀功来了?
  只听周熙羽又说:“说着说着,我又饿了。我好想吃xx街上的那家杏仁甜饼。年初,你想不想吃呀?”
  然后姑娘回头,眼巴巴的望着她身后的俩男的。 ?·
  “得,我去买。”宋衍衡也不废话。周熙羽都牵挂上宋年初了,那可不就是想让他去跑腿的嘛?
  周熙羽欢快的点头。“行行,我还想吃xx街上的炸鱼薯条。你一块买了吧。”
  宋衍衡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对这里的街道比较熟悉。
  周熙羽报出来的这两条街,一个在城东,一个城西。开车也要一个小时左右才能买回来。
  宋衍衡平静如常的点点头:“行。”
  江淮南要陪着宋衍衡一起去,被宋衍衡拒绝了。“我又不是她们,出个门都要人陪着。你不用跟着我去跑了,在这里陪着熙羽吧。”
  江淮南倒不想留在这儿。“她们两个说话,我在这儿没意思。走吧。”
  宋衍衡笑了笑:“这样的话。帮我个忙。我托人运了东西过来,自己没空去拿,你帮我拿一下。”
  “什么时候拿不行,偏要托我拿。你看我很闲?”
  “比我闲。”
  江淮南没办法。只能点头同意。“行,办完事儿之后,我再去找你。”
  “行。 ?·”
  宋衍衡上了自己的车。江淮南也开了车。宋衍衡看着江淮南找到了自己的车,坐了上去。
  两辆车离得远,宋衍衡模糊看到。江淮南的车上有一个人影一晃而过。
  宋衍衡只当自己看错了,周熙羽还在上面跟宋年初唠嗑呢,江淮南不可能让人坐在他车上傻等。
  宋衍衡也没在意,自己开了车先走了。
  病房里只剩下宋年初和周熙羽两人。宋年初懒懒的靠在枕头上,看着周熙羽,笑了。
  “说吧,特意的把宋衍衡支走,想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看你说的,我是那种人吗?”周熙羽笑着,偷偷打量宋年初。
  这几天。宋年初的心情很好,脸色总是会带着浅浅的笑意。就算不笑的时候,她的脸上也是明丽灿烂的。
  周熙羽确定了宋年初心情不错,才开口:“有一件事儿,我和江淮南都没办法,只能问你了。”
  宋年初奇怪的看着她。“你和江淮南都没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只有你有办法了。”周熙羽咬咬唇,把接下来的话说了出来,“音乐节第一天,你就见过宋衍衡的妈妈了。对吗?”
  宋年初没想到周熙羽竟然是要说这事儿。难怪她说,她和江淮南都没有办法呢。
  只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这几天和宋衍衡在一起,徘徊在嘴边的。都是这件事。
  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跟宋衍衡说。
  “我是和宋衍衡一个院子里,从小长大的。小时候,我也经常见苏姨,对她有印象。那天在音乐节,她一出场。我和江淮南就认出她了。后来我们去找了她。苏姨现在虽然过得很好,但也很想见宋衍衡一面。
  可是我们这些人都知道,宋衍衡一直怨着苏姨。我们不知道该不该安排苏姨见宋衍衡。更何况那边,赵姨和宋衍衡的关系又这么差。
  但是苏姨真的很想见宋衍衡,这几天,她一直找我们,想让我们告诉她宋衍衡在哪儿。
  我们是在没办法,又不知道怎么拒绝。就把你拉了出去。”
  宋年初瞪了下周熙羽。哪有把火往朋友身上引的?
  周熙羽慌忙解释:“你可别生气啊年初。我们只是觉得,宋衍衡的事儿,你自然比我们有资格管。”
  宋年初没好气的问:“你说了之后呢?”
  周熙羽赔笑。“之后,苏姨就想着过来见你一面。大概她也知道,我们不愿意插手这件事儿。她就只能通过你,去见宋衍衡了。”
  “所以,你把宋衍衡支开,就是为了让我见她?”
  周熙羽点点头,又忐忑不安的问。“那年初,你到底要不要见见苏姨呀?”
  江淮南一直坐在车上,等着周熙羽的电话。
  后座上,坐着一个白衣长裙的女子。江淮南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安静坐在那里苏江锦。
  十几年未见,她和记忆里的样子几乎一模一样,甚至更加空灵、更加不食人间烟火。
  江淮南收回目光,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不知道该不该同情宋衍衡,摊上这么个母亲,宋衍衡很不幸。
  可是,是那是活成一段风花雪月的苏江锦。她确实不应该被平凡的生活给湮灭。
  “真是对不起苏姨,刚才拦着你不让你下车。我是真的怕衍衡会怪我。”
  苏江锦低着头,声音清泠,如同泉水淙淙。“我知道,我不会勉强衍衡的。如果他不想见我,我也不会贸然出现在他眼前的。”
  声音里,带着低落,让人不自觉的,心也低低落了下去。
  江淮南刚想开口安慰她,余光里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一愣,朝车外看去。
  可不就是周熙羽领着宋年初下来了嘛?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