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明末小兵传无弹窗全文阅读 > 明末小兵传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五十一章 夜袭2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再过一个时辰便会天亮,此刻正是人的意志力最为薄弱时刻。
  百步外小山处,杨铮队伍集结于此,一个个紧握手中武器,如猎豹般蓄积能量。他们没有一丝睡意,反而人人热血沸腾,因为过一会,他们将要彻底名扬天下。
  “攻进营寨后,把帐篷全都点了,五人一伍,不得随意散开,旦有反抗者,格杀!”杨铮做着最后安排。
  腾布问道:“军爷,要不要把后路堵上?”
  “不用,狗急了也会跳墙!”杨铮想了想,说道。
  ……
  一百步,七十步,队伍屏住呼吸,躬身悄然前进。
  五十步距离,铳兵已经摆好姿势,只等长官下令了。
  “放!”一声低喝,宛若平地惊雷。
  然后火光大作,在漆黑夜色中格外耀眼,震耳发聩后,那些熟睡的哨兵还未作出反应便轰然倒下。
  有三人还未死去,只是撕心裂肺的嚎叫挣扎。
  “杀!”
  一声高喊。
  马蹄奔腾,大地都在震动。
  队伍蜂拥而至。
  巨大的声响也引起了里面的反应,一些惊醒官兵慌不择路,只能干吼:“敌袭!”,声嘶力竭,吓得声音都变了。
  效果不是很好,看着气势滔天的无数贼人,官兵们扭头便跑。
  几十步的距离,眨眼便到,骑兵直接纵马跨过了障碍,后到的弟兄把障碍物搬到一处,方便身后弟兄进入。
  骑兵进入营寨后,如入无人之境,凡是碰到官兵,直接刀枪刺去,然后人头滚滚,尸横遍地。
  更多官兵开始被惊醒,铜锣敲打,骡马嘶鸣,营寨里一片鸡飞狗跳。
  整个营寨火光冲天,宛如白昼,一些沉睡的官兵还未出帐篷,便被活活烧死。侥幸未死的官兵就是出了帐篷,面对的也是等候多时的盾兵长枪兵们。
  各种惨叫哀嚎,鸟铳爆响,许多中弹的官兵一时半刻死不了,只能躺在地上挣扎翻滚,整个场面如人间地狱一般,血腥暴力。
  新加入的弟兄显然还没有适应这样的血腥场面,各种动作总是慢了半拍。幸亏是有老兵从中帮衬,再加上官兵软弱,要不然杨铮手下死伤肯定不会少。
  蒋温良脸色苍白,刚才看到一老兵手起刀落,直接将腰刀刺穿了官兵的身体。那人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此刻面色扭曲,嘴里涌着血沫,倒在地上后,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蒋温良是新人,虽然为伍长,可在战斗当中,是不可能让他带人的。
  身旁的老兵看着怔住的蒋温良,推了他一把:“你他妈傻了,赶紧杀,你不杀他们,他们会杀你的!”
  这时又从一帐篷里冲出十几人,张牙舞抓,挥刀前来。
  “往前刺!”伍长喊道。
  蒋温良还是出手慢了一拍,对方一人腰刀直接从胸前划过,当时都能听到盔甲与腰刀碰撞发出的声音。
  幸亏官兵拿的是腰刀,长度不及长枪的一半。这十几人被蒋温良身旁的老兵捅死几个,又被随后赶到的其他弟兄瓜分了。
  蒋温良一身冷汗,心脏还在嗵嗵直跳。
  老兵也为刚才的事情恼火,吼道:“你小子搞啥咧?不是其他弟兄出手快,你他妈早死了!”
  蒋温良低头道:“俺不是故意的!”
  伍长道:“算了,集中精神,继续前进!”
  蒋温良并不是个例,一些新人见到这种血性场面,当场吓尿了裤裆,还有新人没有被身旁老兵照看好,怔在那里直接被官兵砍杀了。
  不过好在其他弟兄给力,一波波冲击着官兵,很快他们抵抗不住,开始四处奔逃。
  从一巨大帐篷里出来几人,俱是衣衫不整,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看着营寨里那冲天火光,还有数不尽的贼子,他们不明白这是哪里冒出的贼子,如此胆大包天!
  不对,为何他们穿着大明军服?
  突然想到了知府大人的话,一脸骇然!
  此地离萧县几百里路,他们如何赶到这里的?
  身旁两人簇拥着指挥使,一人道:“大人,赶紧逃吧!要不然来不及了!”
  前面的官兵已经开始溃逃。黑夜之中官兵们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窜,不是你踩了我,便是我撞了你,分不清谁是敌人谁是自己人了,人在危急时刻总能做出各种出格的事情,干脆就挥舞起了手中的刀枪,不管四周是不是自己人,只要感觉有人靠近就拼命挥刀猛砍。
  有马匹的地方争夺更是激烈。也不管你是不是上级,还是昨日吹牛同乐的好兄弟,大难临头各自飞才是王道!
  若是运气砍了上级,也正好报了克扣粮饷之仇。这种局面下,谁还在乎这些。
  如此一来为了自保,越来越多的官兵开始抄家伙自保,一场袭营战到了这个时候,便发展成了官军自己的营销。
  身后则是敌人骑兵的不断逼迫,他们肆无忌惮,马术精湛,割草一般杀戮自己手下。
  这仗没法打了,逃命要紧!
  ……
  “跪降不杀!”“跪降不杀!”
  整个营寨里都是这样的口号。
  投降还能活命,你跑,能跑得过骑兵?
  可以看到,口号喊出后,许多官兵第一时间丢枪弃甲,利落跪倒在地。
  杨铮带领骑兵一路杀到底,到处是惊慌失措的官兵,各类辎重物质遍地都是。
  杨铮最看重的还是战马,只要有人骑马,直接上前砍杀。
  忽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几人已经上了马,正往黑暗中疾驰。
  盔甲完整,带披风,应该是个官。
  杨铮取出双插,一边疾驰,一边张弓搭箭,在几人即将淹没在无尽黑暗中时,只听“嗖”的一下,弓弦紧绷声传来,箭簇划破当空,远处一阵闷哼。
  接着几声呼喊。
  腾布即可带人上去查看。
  一刻钟后,营寨局面终于控制下来。
  剩下的便是打扫战场,清点收获。
  俘获的官兵押到一处,然后是战马,骡子,辎重物质,还有各种兵器。
  那十五门火炮安然无恙,火药也保存完整,没有被大火引燃。
  天色微亮,劳累一夜的弟兄毫无睡意,此刻依然处于亢奋状态,每人脸上带笑,甲衣上的鲜血更像是兴奋剂。
  ……
  统计出来了,此战共斩杀官兵五百八十人,俘获一千八百余人,战马近两百匹,骡马二十匹,牛车八辆,粮食一千七百石,银子三千余两,还有豆料、干草,以及细软等等,刀枪弓箭鸟铳暂时没有统计。
  另外指挥使吴亦被杨铮射杀。
  此战己方付出代价也不小,战死二十六人,大都是新兵,临场经验不足导致。他们的尸体已经收敛,要运回县城安葬。受伤八十五人,没有多大问题,修养几天即可痊愈。
  稍作休整后,杨铮叫来骑兵,对着腾布等人道:“趁消息还未走漏,你领六十人前往宿州,给我诈开城门!”
  把从吴亦身上搜到的公文递给了腾布,再次叮嘱道:“我随后赶到,里应外合,一举攻破宿州!”
  腾布兴奋道:“属下领命!”
  然后挑了六十人去了。
  剩下弟兄也不能耽误,把身上血迹清洗干净,包括被俘的一众官兵。
  然后把各种物资全部装上牛车,由官兵押送,整理好队伍,重新往宿州进发。
  官兵的营寨大火不再,只是一片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