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罪当诛:极品男妖无弹窗全文阅读 > 罪当诛:极品男妖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八十四章被骂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龙无邪心口一收,将头低下,他不敢对上胖瘦男孩的目光,自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李彦钰忽然冷笑,扬起一瓣墨眉,冷着两只冰眸,笑道,“这对胖瘦仙童真是有礼貌。”
  李彦钰说罢,笑得更欢,本是沉静如水的他,忽然坐在床边话多起来,“无邪,我有个问题问你。”
  龙无邪一怔,从被子里抬起头来,他颔首回应道,“彦钰师兄,是什么问题?”
  李彦钰不及王大雄和王小俊回嘴,用着看戏的眼眸,冲着胖瘦男孩乐得说起来,“无邪你说,胖子和瘦子同时不吃不喝,谁能活得比较久?”
  这个问题,龙无邪不好回答,他敷衍道,“师兄......你问这个做什么......”
  王大雄和王小俊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们恶狠狠地瞪向李彦钰。以胖子为首,指着李彦钰的鼻子骂道,“说什么呢娘娘腔!你爹我还轮不到你指指点点的!”
  瘦子在胖子身旁,冷笑道,“娘里娘气的,嘴巴比婆娘还多。”
  龙无邪同李彦钰听后,具是后背发凉浑身一震,那娘之一字好似标签一般,冷冷地拍在他们的脑门上。
  仿佛,被胖瘦男孩说着说着,他们自己都相信了。
  龙无邪紧蹙眉毛,手中攒紧被子,站在床边不发一言。
  李彦钰却是忍无可忍,一双眸子暗地里闪烁起来,他忽然发笑,一手轻拍站着不动的龙无邪,示意他先整理床褥。
  龙无邪没反应似的,眼眸黯然无光,六神无主,神离天外一般,没有一点儿动作。
  李彦钰瞧着龙无邪的反应,无声地好似一株植物,没有一点痛感的站在那里。
  李彦钰又拍了拍龙无邪的肩膀,见到龙无邪木讷着还是没有动静,他又伸出手来捏了捏龙无邪的脸蛋,皱眉问道,“无邪,你怎么了?”
  龙无邪忽然笑了起来,摇摇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他侧过脸来看向李彦钰,“哈?怎么了彦钰师兄。”
  李彦钰察觉到龙无邪的不对劲,他轻蹙眉头,却见龙无邪一点事情都没有,在脸上浮起谦和的微笑,细心地铺开被子。
  李彦钰忽然伸手拦住龙无邪整理被褥的手,笃定一般言道,“无邪,你睡里边,我睡外边。”
  龙无邪却摇摇头,笑着道,“彦钰师兄,你睡里边吧,外边靠窗,风大。”
  李彦钰没有回绝,舒了一口疲倦的气,再小声地道,“无邪我们先去吃饭,一会我定要他们好看。”
  定要他们好看......定不会放过他们......
  这句话,好熟悉呀,好像从谁的嘴里也说出来过,可是,段南风他还记得么?
  龙无邪微微一笑,点头道,“我肚子也饿了。”
  言罢,两个人并肩走出门外,完全不理会身后的叫嚣,“你看你看,娘娘腔们走在一起了!哈哈哈!”
  在藏龙峰的学舍里,安排有吃饭的地方,不过都是一些没有荤肉的斋饭。
  龙无邪同李彦钰拿着自己的木牌子领了两份斋饭,坐在竹桌上吃,李彦钰边吃边恨恨地道,“先且让这两个死玩意得瑟一下下,等我吃好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龙无邪脸上的笑容不减反增,他乐呵呵地吃下一口新鲜的蘑菇,李彦钰从斋饭里抬头望去,却见龙无邪的眼眸黯然无光,同嘴角上弯起的笑容完全不配套,那模样看起来好怪。
  李彦钰又问道,“无邪,你怎么了?”
  龙无邪怔了怔,啊道,“没,没什么呀。”
  却不知,龙无邪的脑海正在两相冲撞,或许胖瘦男孩说得对,他就是一个娘娘腔,怪不得段南风会不理他。
  他忽然间,又想到那让人敏感的三个字,顿时觉得自己的身份怪异,也配不上段南风。他长相柔弱,性格内向,娘里娘气,同他站在一起,只怕还将段南风的颜面都丢个精光。
  龙无邪越想就越否定自己,脸上的笑容就越假,假到让人心疼。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饭是不好吃了,更不知道吃没吃饱,起身就想着要回到住处洗澡沐浴。
  谁曾想,他们两人刚起身,就遇上了胖瘦男孩,他们四目相对,彼此无言只有眼红。
  四人成对,冷冷擦肩而过。
  狭路相逢时,胖瘦男孩异口同声,“娘娘腔你们在一起真配!人妖也似!”
  龙无邪和李彦钰没有搭理他们,兀自向前走,待到回房时,李彦钰将房间的门关紧,又探出一个头来,左看看右看看,四下无人,这才放心的谋划起折磨胖瘦男孩的计策来。
  李彦钰闷在床边,一把拉起龙无邪道,“来来来,无邪,咱俩也是肉长,不能平白让人欺负!”
  龙无邪眼眶里盈动,他强忍着,点头嗯声。
  李彦钰说得狠毒,“走走走,我们去找些蟑螂毒虫,就放他们的被子里,一会儿,我再找到他们洗澡的木桶,往里面放些毒蛇蝎子什么的,咬不死他们。”
  他刚说完,角落里忽然传出冷笑,“呵。”
  两人寻声望去,半天也没见着人影,这声音也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叫他们疑神疑鬼找了好久,也没找出那个“人”来。
  李彦钰忽觉惊悚,他道,“无邪......你方才听到声音了么?”
  龙无邪轻蹙眉头,想了想方才声音的源头,忽然抬头往房梁上一看,却见一个瘦弱的影子横躺在房梁,他双手散漫地枕住后脑勺,冰冷着一张脸。
  李彦钰顺着龙无邪的目光向上看去,便见先前那位跟在胖瘦男孩身后进来的人,他对房顶骂道,“作死啊!你跑到房梁上做什么?想作吊死鬼么?”
  那人冷冷往下看,讽刺道,“就这伎俩,还想害人?”
  李彦钰听了之后,蹙着一双眉头,好似从他的口气里听到了嘲讽,也便呵笑望向房梁,“这么说,您是有高招了咯?”
  那人冷冷瞧了李彦钰一眼,在房梁上翻了个身,冷道,“没有。”
  李彦钰翻了个白眼,“有病。”
  想了想觉得不对劲,他冲着房梁道,“那个谁!”
  房梁上的人微微侧摆头,冷道,“嗯?”